Gui小說網 >  風水異聞錄 >   第2474章

辭彆商二,我再次回到珠州,古玩一條街的四合院。

離開許久,門鎖生了一層鐵鏽,鑰匙伸進去好一會兒纔打開。

院落裡,前些日子種植的花草都死得差不多,取而代之的是不知名野草野花。

屋子窗戶不知是被風吹破,還是被調皮的孩子打破,初春的牽牛花順著窗欞,爬入了臥室床頭。

我推門進去,撿起臥室地上的玻璃碎片,放入垃圾桶。

牆壁上,秦瀾和秦茵的合照已經堆積一層灰塵,背麵的相框也發了黴。

我用手輕輕一抹,照片煥然一新,又被重新擺放回去。

櫃腳的位置,堆放著亂七八糟的酒瓶,是以前我與陸鶴鳴通宵時候喝的。

牆壁上,還掛著戴天晴留下的青蓮劍。

她現在神界,有爺爺的保護,應該快要成神了吧。

我撫摸著青蓮劍,心中念唸的想著。

從日光初升,到日落夕陽,我一直坐在門口的躺椅上,撫摸著不知從什麼地方跑過來,討吃的野貓。

恍然之間,我覺得自己像是一個垂垂老矣的空巢老人,等待著遠去的友人。

這個世界,無論滄海與桑田,都與我無關,我隻是曆史的見證者。

曾經在人界時驚心動魄的日子,已經在無數光陰裡,被稀釋成稀疏平常的往事。

每次回憶起,不過唏噓而已。

這個世界上,曾與我並肩作戰的故人,甚至他們的子子孫孫,都已經化為塵土,進入永無休止的輪迴之中。

他們彷彿是天地間的水,無論蒸發入空中,亦或者滲透入地下,都是完成循環的一種。

而我是橫插在亙古,劍柄指向過去,劍鋒朝向未來的一柄長劍。

天邊的一抹夕陽即將落下,我卻還冇有享受夠落入餘暉。

“站下。”

我衝著太陽輕喊了一聲,規則化作的利劍刺破蒼穹,將太陽死死鎖在那裡。

我繼續躺下,眯著眼。

忽然,遠處天邊強烈震顫,周遭空間秩序紊亂,爺爺的身影出現在上空。

我趕忙出手,想要壓製因秩序而暴亂的世界規則。

爺爺麵上帶著和藹笑容,“不用了。現在的世界,已經能夠承受得住神力威壓。”

我愕然問:“為什麼?”

要知道,在我剛成神下界的時候,哪怕是和神界溝通的一個輕微能量波動,都足夠讓世界幾乎崩塌。

就像是一個雞蛋無法承載成年人的重量,一旦站上去,屬於雞蛋的規則就會崩塌。

爺爺說:“世界的規則,來源於世界本源的力量。當人界的氣運,產生自己的神邸時,世界規則將會趨於穩定。”

我不由疑惑,“我就是人界誕生的,也是人界的氣運之子,為什麼我成神的時候,冇有造成任何影響?”

“因為你一個人,還不夠。”

乍然之間,遠方日落儘頭處,一群熟悉的身影正由遠及近,閃爍到我的身前。

“兄弟,好久不見,想死我了!”

陸鶴鳴神采奕奕,衝著我來了一個大大的熊抱。

在他的身後,站著一個個我曾無比熟悉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