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宮裡,姚楚兒在寢宮裡瑟瑟發抖,昨夜的事情自然是傳到了她的耳朵裡。

同宮人的恐慌不同,她很明確的知道是誰做的。

除了那個冷情的男人,她想不到其他的人。

他這麼做的目的,她也很清楚,他是想讓自己害怕。

他成功了,她的確很害怕。

她知道燕北溟的厲害,可是卻也冇有想到他竟然如此的厲害。

皇上都還睡在龍床上,他竟然就能悄無聲息的將人給殺了。

他這是要告訴自己,即便自己是皇上的寵妃,可是他要想殺自己,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娘娘,那兩個人已經處理乾淨了!”

一個宮女打扮的人小聲的稟告著。

“出去。”

她知道宮女說的是那兩個嬤嬤,可是處理乾淨了又能怎麼樣呢?

燕北溟必然還是會殺了她的,誰讓她對戚卿苒動了殺心呢。

想到戚卿苒,想到那個女人被燕北溟無微不至的保護著,姚楚兒便感覺自己要瘋了,一種叫做嫉妒的情緒充斥著她的大腦。

反正是要死了,那就瘋狂一些吧。

想到這裡,姚楚兒開口道,

“來人,給本宮梳妝。”

皇上龍體欠安,她作為最得寵的妃子,怎麼能不去看望一下皇上呢?

宣武帝龍體欠安也不是太監的推托之詞,畢竟任誰一睜眼醒來就看到昨夜還在伺候自己的妃子被人砍了脖子,瞪大著雙眼看著自己都是一件驚悚的事情。

再加上,宣武帝的身體明顯的精神不濟了,被這麼一嚇,自然是要不好的。

而他十分的清楚自己會弄成這個樣子是拜誰所賜。

“朕的兒子倒是一個比一個狠。”

宣武帝有些陰鷙的說著。

他此刻非常的憤怒,他不相信自己竟然也能看錯人。

他明明試探了燕北溟那麼多次,可是竟然都冇有看出來。

如果這次不是因為戚卿苒,他怕是還發現不了燕北溟的心思。

虧得他之前還想要將那個位置交給燕北溟,現在看來真是一場笑話。

“皇上,姚妃來了。”

太監的話打斷了宣武帝的沉思。

“不見。”

雖然他十分的寵愛姚楚兒,可是這個時候他卻不想見任何人。

“可是姚妃娘娘說她有重要的事情要稟告皇上。”

宣武帝聞言開口道,

“讓她進來。”

姚楚兒一進來,看到宣武帝的時候,明顯的吃了一驚,不過一夜的功夫,皇上看起來明顯老了很多。

雖然她很快調整好了自己的情緒,但是宣武帝卻還是從她剛纔的表情中看出了什麼。

“怎麼?你也嫌朕老了?”

宣武帝一改往日的柔情,冷冷的看著姚楚兒。

被他看著,姚楚兒隻覺得自己彷彿被一條毒蛇看著一般,讓人說不出的難受。

“皇上,怎麼會,臣妾是擔心皇上。”

“是嗎?”

宣武帝陰測測的笑了一下,轉移了話題,

“愛妃怎麼來了?”

“聽說皇上龍體欠安,臣妾過來看看。”

宣武帝以及封鎖了安嬪的訊息,她自然不能表示自己知曉內情。

她有些擔憂的看著宣武帝道,

“皇上,您的身體看起來不太好,要不要讓秦王妃來看看?”

“上次臣妾不好,也多虧了秦王妃。”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