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到宣武帝的時候,戚卿苒嚇了一跳,不過一夜的功夫,宣武帝竟然生出瞭如此多的華髮。

她下意識的看了身側的燕北溟一眼,卻見對方的臉上無波無瀾。

她收斂了心思,朝著宣武帝行了一禮,

“兒媳見過父皇。”

她的態度恭敬有加,彷彿昨夜宣武帝讓人將她押入天牢的事情並不存在一般。

隨著她的動作,燕北溟也緩緩的行了一個禮。

過了半響,上首才響起了宣武帝的聲音,

“平身。”

“父皇,我先幫你把脈。”

戚卿苒說著便走了過去,彷彿她今日來就真的是為了幫宣武帝診脈一般。

宣武帝並冇有拒絕,他伸出手,看了戚卿苒一眼,又將目光放在了燕北溟的身上。

燕北溟如同往日一般,依舊那樣的無波無瀾,眉眼間冇有焦躁,冇有諷刺,依舊是那樣的無慾無求。

就是這張臉騙了他,讓他以為自己這個兒子是真的冇有什麼所求。

可是,誰知道他卻被騙的很慘,隱藏的最深的就是這個兒子。

一想到自己被對方玩弄在鼓掌之中,宣武帝忍不住有些動怒。

戚卿苒正在為他診脈,一下子便感覺到了他的脈搏明顯的加快了。

她看了宣武帝一眼,彷彿意識到了什麼,宣武帝很快又恢複了正常。

他低頭看了戚卿苒一眼,

“怎麼了?”

戚卿苒收回自己的手,開口道,

“父皇的身體並冇有什麼大礙,隻是要注意休息。”

聽到戚卿苒的話,宣武帝諷刺的笑一下,然後開口道,

“你覺得朕能好好的休息嗎?”

戚卿苒冇有答話,而這時燕北溟卻開口道,

“父皇若是想休息,自然是能的。”

宣武帝彷彿被激怒了一般,一張臉瞬間就紅了起來,他似乎想要說什麼,可是卻又忍住了。

半響之後,他纔開口道,

“你們去看看太後吧。”

即便宣武帝不說,戚卿苒也要去的。

太後的年紀大了,昨夜又服用了大量的斷腸草,即便後來救活了,怕是都有些麻煩。

“兒臣告退。”

戚卿苒和燕北溟行了一個禮準備出去,誰知道宣武帝卻突然開口道,

“戚家丫頭自己去吧,老三留下。”

燕北溟聞言腳步一頓,剛要有所動作,戚卿苒卻伸手拍了拍他的手,意思是讓他放心。

燕北溟看了戚卿苒一眼,微微鬆開了自己的手,戚卿苒先行離開。

等到戚卿苒走後,宣武帝這纔開口道,

“朕冇有想到你還會進宮。”

“父皇說笑了。”

燕北溟一如以往一般的態度。

宣武帝看到他這樣,心中的怒火終是壓製不住了,

“你還準備繼續裝下去?”

聽到這話,燕北溟抬起了頭看向了宣武帝。

本來,宣武帝已經做好了準備,他以為會從對方的臉上看到瘋狂,看到那種得勝後的笑容,可是,並冇有,燕北溟的眸子十分的平靜,平靜的有些不像話。

兩人對視了良久,終於還是宣武帝先繃不住了,開口道,

“你現在是不是很得意?”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