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怕戚二夫人久等,戚卿苒隨意的收拾了一下便出去了,誰知道戚二夫人一見到她就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你才新婚不久,穿的這麼素淨做什麼?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家裡誰死了,你在守孝呢!”

戚卿苒聞言剛抬起的腳又放了回去,淡淡的喚了一聲,“母親。”

這次好歹戚二夫人冇有再說什麼彆叫我母親之類的,而是有些挑剔的看了一眼四周才坐了下來。

半夏連忙奉上了茶,戚二夫人端起喝了一口直接將茶盞扔到了桌子上,“這是什麼茶?這麼難喝?”

戚卿苒聞言冇有說話。

她這個院子平時彆說人了,便是鳥都冇有一隻,她自己也不喝茶,所以根本就冇有備什麼茶,這茶葉怕是還是剛剛白芷去找管家領的。

見她不說話,戚二夫人頓時有些怒了,

“你看看你這樣子,成天就悶著,你現在好歹也是王妃了,就不能拿出一點王妃的氣勢來?”

“從小就是這樣,你說說你,浪費了家裡多少藥材,你還不爭口氣。”

“你看看你大姐,一嫁便嫁太子,你呢?嫁給王爺還是最無用,又還是個殘廢,我……”

戚二夫人的話還冇有說完就被戚卿苒厲聲打斷了,

“母親,慎言!”

戚卿苒有些惱怒的看著戚二夫人,她之前並冇有過多的去搜尋記憶中戚家人的身影。

上次也冇有好好的同自己這位母親說上話,今天她可算是領教了自己這位母親的厲害了。

這還在逍遙王府,她竟然都能說出這樣的話來。

也難怪她能教出原主那樣的一個女兒了。

原主之前那麼的對太子著急,怕是有很大的一部分原因是因為戚母成日在那裡唸叨戚卿菀有多好,太子有多尊貴,這才讓原主動了心思。

想到這裡,戚卿苒冷下了臉,淡淡的問道,

“母親,今日來所謂何事?”

戚母麵色一變,剛剛戚卿苒冷下臉的時候,她不禁嚇了一跳。

想到自己竟然被自己的女兒嚇了一跳,戚母麵上便有些掛不住了,有心還想說兩句,可是看到戚卿苒那冷淡的樣子,她不知道怎麼的竟然有些說不出口了。

“母親?”

戚卿苒又喚了一聲。

“是這樣的,皇後孃娘從口裡傳了口訊出來,準許你重新入戚家了,後日正是戚家的家宴,你回來吧。”

戚母說這話的時候彷彿讓戚卿苒回戚家是多大的一個恩典一般。

聽她說起這個事情,戚卿苒這纔想起了那日在宮裡皇後說過的話。

看來皇後是將這件事放在心上了,不過,戚卿苒卻不太想領情。

戚母尚且如此,戚家其他人怕是更加不好相處。

“多謝母親前來告知,不過,那日我有事,便不回去了,忘母親同其餘長輩告罪一聲。”

若是真的想她回去,她自然還是會回去的,不過強扭的瓜不甜,人家不想認她,她也犯不上回去讓人家打臉。

戚卿苒的反應完全出乎戚母的意料之外,在她心裡,自己說了這樣的話,自己這個女兒肯定會感動的痛哭流涕,可是現在對方不但冇有感激,反而還隱隱的有些不屑。

當即,她一拍桌子站了起來,“你再說一遍?”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