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母拿出了平日在戚家二房裡的姿態,以往的戚卿苒應該是最怕這個的,她以為自己這樣,戚卿苒就會就犯,誰知道戚卿苒卻冷漠的看著她,那樣子彷彿如同看跳梁小醜一般。

許是戚卿苒的眼神太過的銳利,戚母的氣勢一下子就弱了許多。

她有一種感覺,自己這個女兒是真的有些不一樣了。

她的身上竟然隱隱的有一種不怒自威的氣勢。

這種氣勢她在皇後的身上看到過,在戚家大夫人的身上看到過,在太子妃的身上也看到過,卻獨獨冇有在自己女兒的身上看到過。

“母親,好歹記著您的身份,也記著這裡是何地。這裡不是戚家,要作威作福也輪不到您。白芷,送客。”

戚卿苒說完也不管戚母難看的臉色,直接站起來,一甩衣袖離開了,留下了青一陣紅一陣的戚母。

有了戚卿苒的話,白芷自然也冇有隻了之前的恭敬,冷笑了一下,“戚二夫人,請吧。”

她早就想要發作了,竟然敢罵王爺是瘸子,真的是活的不耐煩了。

戚母本來想要發作的,可是看到白芷那冷冰冰的眼神,她嚇了一跳,最後什麼都冇有說,灰溜溜的走了。

回到自己房間,戚卿苒都還在生氣,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不靠譜的母親,也難怪原主最後會變成那個樣子了。

她們這裡的事情很快就傳到了燕北溟的耳朵裡,聽到戚二夫人的那句瘸子,燕北溟輕哼了一聲,低垂眉眼,不發一言。

這位戚二夫人和他打探來的倒是一模一樣,隻是戚卿苒卻不一樣了。

如果不是他親自盯著,他都會覺得戚卿苒是換了一個人。

本來以為這件事就這麼過去了,誰知道第二天,戚家又來人了,這次來的不是戚母,而是戚家的大夫人,也是戚卿菀的母親,戚丞相的夫人。

有了昨天自己那極品母親的醜惡麵目在前,這一次,戚卿苒好好的在腦海裡翻找了一下關於戚家大夫人的回憶,發現全都是好的。

比如,那些珍貴的藥材都是戚家大夫人為她找來的,每次被她母親罵的時候,都是戚家大夫人在護著她。

如果旁人不知道的都會以為戚家的大夫人纔是她的親生母親。

如果她冇有去勾引太子的話,戚家大夫人對她是一直很好的。

後來出了太子的事情,戚家大夫人也開始不搭理她了、

雖然有這些回憶,不過,戚卿苒倒是也冇有完全的信任,畢竟這位原主看人的眼光真的不怎麼樣。

她讓人將戚大夫人請到了會客室,換了一身衣裳這才趕了過去。

戚大夫人等了快一盞茶的功夫,戚卿苒才姍姍來遲。

看著眼前那眉目清明,麵上再無一絲愁容和憂傷的侄女兒,戚大夫人愣了一會兒神這起身行禮,“王妃。”

“大伯母不必多禮。”

戚卿苒適時的上前將戚大夫人扶住,並冇有要對方行完禮。

戚大夫人也不推脫,順著她的手就勢坐了下來,“聽你母親說,昨日你和她又爭吵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