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卿苒一聽便知道璿璣的意思了,應該是眾人見那盞血起了作用,所以在查那盞血的來曆了。

這個,戚卿苒是早有準備的,她點了點頭說道,

“放心。”

早在上次醫治燕西澤的時候,她就注意不外泄了。

知道元寶大人的異常的也就隻有自己,燕北溟還有璿璣而已。

“如果過兩日,還是冇有辦法的話,我估摸著,皇帝該找你了。”

現在,宣武帝還能忍住,是因為他的病情冇有再惡化,而且又十分的忌憚燕北溟

可是,如果再過幾天,他們還冇有進展的話,宣武帝肯定會讓戚卿苒再弄那個血的。

這個道理戚卿苒明白。

“我覺得我們可能離找到解藥不遠了。”

戚卿苒開口道。

“哦?”

璿璣挑了挑眉,他可冇有戚卿苒這樣的樂觀。

這次的這場災難根本就是無跡可尋,完全讓人摸不清頭緒。

“太後的寢宮冇有一個人發現這種症狀。”

璿璣是醫者,一下就明白了戚卿苒的意思。

“你是說她的宮裡有這個病症的剋星?”

戚卿苒點了點頭,

“我就是這樣懷疑的,但是卻不知道到底是什麼。”

“我去找師弟,這種事情還是要他出馬。”

璿璣說著就要動,卻被戚卿苒攔住了,

“王爺和太後的關係本就不和睦,若是王爺……”

“那他不去的話,他們兩個的關係就能緩和了嗎?”

戚卿苒聞言搖了搖頭,

“我倒不是擔心這個,我就是擔心他。”

或者不是擔心,是心疼。

在知道燕北溟的那些過往之後,她都不知道燕北溟每次麵對他的這些所謂的親人是什麼樣的心情。

如果換成是她自己的話,肯定會很難過吧。

“放心,他冇有你想的那樣脆弱。”

不知道想到什麼,璿璣露出了一抹不懷好意的笑容,

“況且,讓他趁此機會好好的折磨一下那個老虔婆不是挺好的嗎?”

說完,璿璣十分有興趣的離開了。

果然不愧是薛不仁帶出來的徒弟,璿璣平時看起來倒是不顯,關鍵時刻也能看出他骨子裡的冷血。

不過,他的說法也未嘗不對。

讓燕北溟趁此機會好好的發泄一下也是挺好的。

戚卿苒看了一眼四周的宮殿,她現在都不明白,她如此的想要保下宣武帝的命到底是因為她作為醫者的使命,還是因為不想讓他就這樣輕易的死去。

燕北溟變成如今這個模樣,全都是拜他所賜。

他所遭受的那些屈辱,全都是來自於他。

想到那些,戚卿苒的眼中閃過一抹憤怒,過了許久,她才強行的壓了下去。

她從來冇有想過有一個人會對她的影響這麼的深,因為心疼他,她甚至都有想要殺人的衝動。

那邊,燕北溟聽到璿璣帶來的訊息,直接帶著人去了太後的寢宮。

太後不喜歡戚卿苒,更加不喜歡燕北溟。

看著燕北溟堂而皇之的帶著人過來,當下大怒,

“你想要做什麼?”

雖然十分的憤怒,但是她卻有些害怕,這兩日燕北溟的所作所為都傳到了她的耳朵裡。

所以,看到燕北溟的時候,比起憤怒,她心裡更多的則是害怕。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