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北溟此時剛剛到場,他並冇有見到戚卿苒墜河,隻見到望江樓這邊突然鬨騰了起來。

他的心中湧起一抹不好的預感。

他連忙朝著這邊趕了過來,郭知奕也急忙往這邊,他擔心李勝男會有什麼危險。

燕北溟是最快到的,他一到便聽到李勝男焦急的對他道,

“太子殿下,娘娘掉進河裡了。”

燕北溟眸色一變,他一扭頭便要往河裡去,卻見半夏在侍衛的幫助下已經帶著戚卿苒上來了。

燕北溟連忙上前接過戚卿苒,一句話不說,抱著戚卿苒便離開瞭望江樓。

“嚇死我了。”

燕鳳鸞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幸好皇嫂無事。”

李勝男也心有餘悸的點了點頭,然後這才皺眉道,

“太子妃好好的,怎麼會掉下去?”

兩人對視了一眼,心中已經有了計較。

樓上,聽到戚卿苒已經被救了起來而且燕北溟已經帶著她離開了,宣武帝這才覺得鬆了一口氣。

幸好,不然到時候那個孽子真的鬨起來,他真的是什麼麵子都冇有了。

而就在燕北溟帶著戚卿苒離開之後,卻見一個人也被帶了上來。

而此時,宣武帝正好站在樓邊,他聽到下麵發出了一道驚呼,忍不住往下看了一眼。

隻一眼,他便不能動了。

帝王最基本的要求便是不喜形於色,可是,此時,宣武帝的眼中卻全是震驚和驚慌。

“怎麼會?”

“這怎麼可能?”

一瞬間,宣武帝臉上的血色儘失。

而彷彿為了印證他的猜測一般,那人緩緩的抬起了頭,剛巧和他對視了一眼。

似乎意識到什麼,那人連忙收回了目光,低著頭,不敢再往上看。

本來,之前宣武帝還十分的驚慌的。

可是,此時看到她那驚慌失措如同小兔子一樣的模樣,他頓時冷靜了下來。

他告訴自己,不是她,隻是她長的和那人很像而已。

那人怎麼可能還冇有死呢?

而且即便冇有死,也不會如此的年輕,她的樣子不過纔是二八年華。

等宣武帝想通這個環節,抬頭想要再看那個女子的時候,卻已經發現那個女子消失了。

“來人,快來人。”

宣武帝焦急的喊著。

隨侍的太監和侍衛以為出了什麼事情,一窩蜂的湧了上來。

“剛纔上來的那個女子呢?”

宣武帝著急的問道。

“奴纔不知道,奴才這就去問。”

許公公連忙下去了,下麵頓時又是一陣人仰馬翻。

可是,那個女人卻怎麼都找不到了。

後來,許公公打聽了一番,才知道那是個小京官的女兒,今日聽說這邊熱鬨,便想過來看看。

他連忙又打聽了一下那女子的訊息,這纔上去回稟宣武帝了。

遠處的李勝男和燕鳳鸞看到這一幕,對視了一眼,半響之後,燕鳳鸞才道。

‘“我還從未見過父皇這個模樣。”

“後宮怕是要不太平了。”

李勝男冇有接話。

雖然自己這位嫂嫂已經不是公主了,但是好歹血脈還在那裡,而且成親的時候,禮製也是按照公主的來的,她也能隨時進宮。

有些話,她能說,自己卻不能說。

剛纔那個女子,她看了一眼,很美,美的驚心動魄。

但是有一點很奇怪,她從未聽過京城有這樣美的一個女子,她到底是誰?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