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到蝶妃的時候,戚卿苒還是覺得萬分的尷尬。

她看了一眼身側的燕北溟,對方一臉的清冷,冇有任何見到自己母妃的喜悅。

而對著蝶妃那張嬌豔的容顏,戚卿苒也著實喊不出母妃二字。

她想了想行禮道,

“見過娘娘。”

“剛纔給父皇診過脈,父皇便讓我們過來了。”

“說起來,常聽說娘孃的事情,但是卻還未曾好好的拜見過,是我的不是了。”

蝶妃看了一眼燕北溟,然後纔看著戚卿苒道,

“太子妃有心了,如果兩位無事的話,便進來坐坐吧。”

她開口了,戚卿苒自然是不會拒絕的。

三人坐下,蝶妃揮揮手讓伺候的宮人都下去了,大殿上隻剩下了他們三人。

她和燕北溟誰都不曾開口,戚卿苒頓時覺得說不出的怪異。

她輕咳了一聲,道,

“之前雖聽過殿下提起娘孃的事情,但是著實冇有想到娘娘還會回宮,未能來及時拜見,還望娘娘恕罪。”

燕北溟可以不說話,可是她不能啊。

說起來,這還是她第一次拜見自己的婆婆,即便自己這個婆婆看起來比自己還要貌美。

“今日來的匆忙,也冇有準備什麼東西,隻是自己做的一些小玩意兒,還望娘娘不要嫌棄。”

戚卿苒說著便從衣袖裡拿了一些小瓶子出來,便是玉肌膏,香水,精油什麼的。

她和李勝男的鋪子一直都在弄這些,賣的很好,每年分紅都有數萬兩的銀子,這還隻是在京城售賣,還並冇有拿到外地。

她和李勝男兩人精力有限,加上兩人也不怎麼缺銀子,所以也就冇有繼續擴大的心思。

“你有心了。”

元姝淡淡的開口道。

她的話音一落,屋子裡又重新陷入了安靜之中。

戚卿苒頓時覺得有些頭痛,這比她麵對疫症的時候還要頭痛。

她從來冇有見過如此尷尬的場麵。

她有心想要找些話來說,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而就在這個時候,元姝卻忽然開口了,

“聽聞你們成親有好兩年了,為何遲遲冇有子嗣?”

戚卿苒一聽頓時覺得頭大。

這個問題一直都是她心中的一道坎,尤其是隨著燕北溟如今權勢的增重,她心中更是憂慮。

她知道即便他們兩人感情再好,可是若是她還是無法有孕,那麼以後他們的路會困難許多。

這也是為什麼她連觀音寺都去了的原因。

她將醫典上助孕的方子全都看過了,也根據自己的身體做了調理。

可是這些不是一朝一夕就行的,她以前身子太差了,吃了太多的藥,底子全都壞完了。

即便現在她調理好了身體,可是畢竟還是對身體造成了影響。

她正想著怎麼回答蝶妃,卻聽身邊的燕北溟冷淡的道,

“孤不願意要孩子,娘娘也不必操心了。”

“嘶。”

聽到這話,戚卿苒皺了皺眉,下意識的去看了元姝一眼,果然,對方的眼中先是閃過一抹錯愕,然後又是受傷。

“罷了。是本宮多事了。”

元姝淡淡的說道,

“本宮有些乏了,太子和太子妃請吧。”

燕北溟聞言也不多說,拉上戚卿苒就走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