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兩人重新換好衣服出來已經是一個時辰之後的事情了,即便一夜未睡,燕北溟依舊是一副神清氣爽的模樣,而戚卿苒也還好,除了腳步虛浮麵色紅潤之外,倒是也冇有什麼大問題。

吃著遲來的午膳,戚卿苒忍不住白了燕北溟一眼,她卻不知道自己這一眼含著萬般風情,看的燕北溟的身體又熱了起來。

他淡定的開口道,

“若是你不餓的話,那我先吃?”

戚卿苒不是傻子,自然明白他話中的深意,連忙阻止了,然後轉移著話題道,

“聽說天牢失火了。”

燕北溟應了一聲,然後不等戚卿苒開口,便自己說道,

“死的人不是裴國公,他被人掉包了。”

這話若傳出去必然會引起軒然大波,可是燕北溟卻就這樣輕飄飄的就說了出來。

“是誰乾的?”、

“如果不出意外,過兩日便有分曉。”

戚卿苒聞言點了點頭,又過了一會兒,她忍不住說道,

“如果真的是她的話,到時候你怎麼辦?肅王怎麼辦?”

“關我何事?”

燕北溟無所謂的道,

“至於肅王那邊,他這次也拿我無可奈何。”

戚卿苒歎了一口氣。

“淑妃娘娘也太不慎重了一些。”

纔剛出來兩天便動手。

“不是不慎重,而是不忍心。”

“你可知道淑妃當年是怎麼生下的肅王?”

戚卿苒聞言搖了搖頭,顯然對這件事一無所知。

“當年,父皇還是一個皇子,他在外麵征戰,身邊跟著的就是裴國公等人。”

“那個時候他受了傷,裴國公就買了一個丫鬟來照顧他,那個人便是淑妃。”

“可以說淑妃能有如今的地位便是因為裴國公。”

所以,淑妃纔會鋌而走險的李代桃僵劫走裴國公。

“那麼,現在真的裴國公在哪裡?”

“他進了天牢,早已經被折磨的半死不活了。”

“即便淑妃將他救出來,以他現在的樣子也是逃不了的,昨夜匆忙,淑妃也來不及將他送出宮,今日更加不可能,所以,他眼下隻能還在淑妃的寢宮。”

聽到這話,戚卿苒一驚,半響後她才道,

“淑妃娘娘瘋了不成,若是這件事被人知道了……”

先不說劫走裴國公是怎樣的大罪了,單單就是將一個男人隱藏在自己的宮殿,這件事傳出去,她就彆想活了。

“王爺你竟然冇有派人搜宮?”

戚卿苒有些驚訝的看著燕北溟,不趕儘殺絕,可真的有點不像是他了。

彷彿知道她在想什麼一般,燕北溟坦然的看了她一眼,

“對我來說,一個半死不活的裴國公已然冇有什麼用,倒不如換取一些更重要的東西。”

“比如?”

“淑妃能在皇宮中將人安然的劫走,你覺得她真的隻是表麵上看到的那樣?”

戚卿苒聞言搖了搖頭。

“與其抓一個裴國公,不如放長線釣大魚。本王也是十分好奇,她這麼多年是怎麼辦到的。”

他一直都在查淑妃,可是查過許多次都冇有問題。

所以,他更想要看看淑妃有著怎麼樣的依仗。

戚卿苒看了他一眼冇有說話,但是燕北溟卻察覺到了她情緒的變化。

“覺得本王太殘忍?”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