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卿苒揮揮手示意半夏她們都下去。

等到隻有他們兩人的時候,她纔開口說道,

“我也不知道,昨天我的脈象是怎麼樣的?”

璿璣將昨日的事情說了一下。

“心跳很快?”

“對,基本上常人的一倍。”

“怎麼會這樣?”

戚卿苒覺得十分的古怪,常人的一倍那是什麼概念?

“實在不行,還是不要了吧。”

璿璣開口勸說著。

“不行,現在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引起的。”

戚卿苒立刻反對著。

璿璣看了她一眼,半響之後才說道,

“如果真的是她的問題,你也不會捨得的,從知道有這個孩子開始,你都有了打算。”

“可是你想冇有想過,萬一你出了任何的差池,他怎麼辦?”

“我……”

戚卿苒的手下意識的摸向了自己的小腹,這裡已經比之前微微有些顯露出來了。

再過一段時間,她甚至都能感到他在自己肚子裡麵動了。

這個時候,讓她放棄,她怎麼捨得?

“師兄,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是冇有到最後一刻,你讓我如何的捨得?”

這個孩子她想了好久纔想到的,她怎麼捨得?

“師兄,幫幫我,我真的想要留下她。”

戚卿苒開口道。

璿璣沉默了一會兒,纔開口道,

“罷了,反正你的身體一直都是我見過最奇怪的,明明病入膏肓了,卻又變得比正常人還要好。”

“這次,說不定你真的可以如願。”

“不過,最穩妥的法子還是讓師父回來守著。”

“這件事我會同師弟說的,或者不用說,我想他應該早就給師父去了信了!”

依照自己那位寵妻狂魔師弟對戚卿苒的在乎程度,怕是早在知道戚卿苒壞了孩子的時候,就已經給師父去信了,師父說不準現在都在回來的路上了。

他猜的不錯,此時薛不仁正在回大燕的路上,隨行的還有西秦的那個小皇帝。

至於西秦的小皇帝到了大燕到時候又會弄出什麼樣的事情,就是後話了。

而此時,戚卿苒和璿璣達成了共識之後,兩人在燕北溟的麵前說法都是一致的,昨天就是感染了一點風寒,加上戚父的離世太突然,所以一時之間纔會出現那樣的症狀。

“你也知道我那個師弟不好騙,你最好祈求你接下來的幾個月都冇有什麼異常,不然他到時候遲早會發現的。”

璿璣提醒著戚卿苒。

他說的戚卿苒自然是知道的,

看著自己的小腹,戚卿苒心裡有一種感覺,她覺得這個孩子不會給她帶來災難,他一定會平平安安降生的。

而且,她發現自從有了孩子之後,她似乎就冇有再頭痛過了。

當然,這也許是一個巧合,因為她已經很久都冇有進入藥典了。

藥典也再冇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如果她不刻意的去想的話,她都會忘記自己腦海裡還有這麼一個莫名的東西。

戚父的喪事辦的很隆重,但是戚卿苒不可能去參加的,聽到戚父安然下葬了,她還是有些感觸。

在戚父說出鄧嬤嬤的時候,燕北溟就已經讓人去找了。

希望到時候能找到鄧嬤嬤,這樣,也許她就知道原主到底是誰了,為什麼戚祖母要費儘心機的保護她。

最關鍵的是她就有希望知道她腦子裡的那個醫典是不是一直就在原主的腦子裡,隻是以前一直都不知道,而她的到來則啟動了某種機製觸發了醫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