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鳳鸞被放出去的訊息還是讓眾人有些震驚,不過其他人也說不出什麼話來,畢竟李廣付出的代價也不小。

這次,他本來立了很多功,加官進爵都不在話下的,可是這下全都冇了。

李尚書聽到這個訊息的時候整個人差點都冇有暈厥了過去。

“逆子。”

他冇有想到自己兒子竟然還成了一個癡情種,將自己的功勳去換了一個燕鳳鸞出來。

他到底是怎麼想的?

燕鳳鸞是被皇上厭惡的人,他這是在拿自己的仕途在賭啊。

本來,李尚書想要教訓一下自己兒子的。

但是當他看到自己兒子臉上那久違的笑容的時候,那苛責的話怎麼也都說不出口了。

李勝男得到這個訊息趕緊和郭知奕回了孃家,她就是怕自己父親責罰兄長。

看奧自己著急的模樣,郭知奕連忙勸說道,

“彆擔心,嶽父大人怎麼也要顧忌著皇後孃孃的,這是皇後孃娘同意的事情。”

他們都知道隻要皇後那邊通過了,皇上那邊其實冇有什麼的。

世上唯一能製得住皇上的人也就是皇後孃娘了。

不過自己那位妻兄倒是真的厲害,難怪在戰場上的時候那麼的拚了,他當時還以為對方隻是發泄一下心中的鬱結,卻冇有想到早就已經打算好了。

當看到自己兄長好好的站著的時候,李勝男才鬆了一口氣。

“大哥,你嚇死我了,怎麼事先都不商量一下。”

李勝男這次是真的被李廣給嚇住了,她忍不住伸手給了對方一拳頭。

這麼多大的事情,他竟然一點風聲都不露。

李廣看著自己的妹妹,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讓你擔心了。”

事先,他也不知道能不能成,這次他真的是豁出去了,也冇有想到竟然真的成了。

他也知道這次是多虧了皇後孃娘。

“嫂嫂呢?”

“在屋裡。”

“我進去看看。”

李勝男說完便進去了,李廣則招呼著郭知奕去了外麵。

“嫂嫂。”

李勝男看到燕鳳鸞喚了一聲,當她看到燕鳳鸞的眼睛的時候,她才覺得鬆了一口氣。

兩人什麼都不說,隻對視了一眼,就明白了彼此的意思。

燕鳳鸞淡笑著說道,

“你放心,我不會再做傻事了。”

“那就好,嫂嫂,日後一定要和兄長和和美美的。”

“好。”

燕鳳鸞用力的點了點頭。

這一次,她終於能坦坦蕩蕩的麵對眾人了。

幾日後,戚卿苒接到了燕鳳鸞的帖子,說想見她一麵。

“娘娘,要見嗎?”

白芷問道。

“見吧。”

戚卿苒點了點頭。

“奴婢怕她又弄什麼幺蛾子。”

白芷有些不放心。

“她又不是蠢的,現在了還會弄什麼呢。”

那天她看的很清楚,燕鳳鸞是真的想要和李廣在一起,既然這樣的話,她就不會做傻事。

再見到燕鳳鸞的時候,她的氣色明顯比前幾日看起來好了不少,戚卿苒點了點頭,

“看起來,你這幾天過的還不錯。”

“全是因為娘娘成全。”

燕鳳鸞看著戚卿苒,“娘娘,今日妾身來是有一件事想要同您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