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卿苒冇有再去過問戚懷玨的事情,燕北溟也冇有公開,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從今之後,這個世界上再無戚懷玨這個人。

對於燕北溟的這個處置方式,不少人都還是滿意的,尤其是一些老臣。

他們之前擔心皇上太過的寵愛皇後,會有失偏頗,而這一次的事情無形中緩解了那些老臣的擔憂。

畢竟,他們都不知道戚卿苒其實並不是戚家人的事情,他們隻看到皇上能硬下心腸處置了皇後的堂弟,就單單這一點,他們就足以放心了。

很好,皇上雖然寵愛皇後,但是還是有分寸的。

戚卿苒可不知道這件事陰差陽錯的給她帶來了一些好處。

她讓人關注著戚懷風那邊,她對戚懷玨冇有什麼感情,但是戚懷風卻不一樣,畢竟他一直都當對方是自己的親弟弟的。

不過,戚懷風一個擰的清的,他並冇有折騰什麼,還讓戚家的族人都閉嘴了。

戚卿苒這才徹底的放心下來。

就在這件事發生不久後,薛不仁那邊傳來了訊息,說他發現了一些東西,他還讓人將東西帶了回來。

“這是什麼玩意兒?”

燕北溟,戚卿苒和璿璣聚在一起看著一個如同蜂巢一樣的東西。

這就是薛不仁千裡迢迢快馬加鞭讓人從南疆給他們帶回來的東西。

可能怕訊息走漏,所以,薛不仁信中說的十分的含糊,隻說這個東西和太妃有關。

幾人看了半天也冇有看出這個黑乎乎的東西到底是個什麼玩意兒。

“是藥引嗎?”

戚卿苒下意識的想要去碰,卻被燕北溟給攔住了,“不要命了?”

“冇有危險的,不然師父就不會讓人帶回來了。””

她其實是想試試上麵有冇有什麼機關之類的,說實話,她覺得這個玩意兒是藥引的機率不大,畢竟她冇有聞到一點的藥味。

“我來吧。”

璿璣開口道,說著,他便將那個東西拿了起來,然後剛碰觸到,便微微的蹙了蹙眉。

“怎麼了?”

看到他的表情,戚卿苒跟著緊張了起來。

“這是活的。”

說完,璿璣有些嫌棄的將其扔到了一邊。

手上的那種觸感還在,涼涼的,黏糊糊的,但是他清楚的感覺到裡麵有東西在動。

活的?

戚卿苒和燕北溟看著那個東西說不出話來,師父到底為什麼要送這個給他們?

為什麼這玩意兒竟然是活的?

和太妃有關。

戚卿苒一直都在唸叨著這句話,忽然,她彷彿靈光一閃,想到了什麼。

“你們說,這個東西會不會和那些人蛻有關?”

燕北溟和璿璣對視了一眼,他們剛纔其實也想到了,隻不過眼下還弄不明白這個東西到底和人蛻有什麼關係。

“先將它收起來吧。”

燕北溟開口道,畢竟是未知的東西,他不希望給戚卿苒還有一雙兒女造成威脅。

扶搖吩咐著人將這個東西帶下去了,並且嚴加看管起來。

一開始,戚卿苒他們都還猜不透為什麼薛不仁要將這個東西給送回來,直到半月後,他們終於知道了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