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卿苒看著燕北溟離去的背影,莫名的有些心慌。

她總有一種感覺,這個太妃在現在出現並不是什麼好事。

不知道為什麼,她忽然想到了薛不仁送回來的那個東西,她連忙將扶搖叫了過來,

“我師父讓人帶回來的那個東西可找人看好了?”

“娘娘放心,有專人看管著,不會有任何的意外。”

扶搖保證著。

“那便好。”

戚卿苒低喃了幾句,還是有些放心不下來,便讓人將兩個孩子叫了過來,和他們玩了一會兒,這才覺得那種心悸的感覺消散了一些。

冷靜下來後,她纔開始慢慢的思考太妃為什麼會出現。

他們找了她那麼久,她都冇有出現,而且明知道他們都在找她,怎麼可能還會自投羅網回水月庵?

所以,她是故意出現在他們麵前的。

那麼,目的呢?

目的是為了什麼?

她不覺得對方有那麼好心會將他們想要知道的都告訴他們。

“扶搖,你過去看看皇上那邊。”

戚卿苒止不住的擔心。

扶搖聞言有些猶豫,“娘娘,皇上讓屬下留在宮中保護您。”

“冇事的,我這邊有這麼多的人,你過去看看,我心裡放心一些。”

戚卿苒無法解釋自己的這種心慌是從哪裡來的。

按理說,秦王府有重兵把守,還有貪狼和破軍他們一群天一閣的人在,不會有什麼問題,但是她就是放心不下來。

“是,娘娘。”

扶搖聞言連忙往秦王府去了。

似乎察覺到了她的擔心,一向沉默的燕長安忽然開口道,

“母後,不,擔心。”

燕長安年紀還小,說話都是一個字一個字往外蹦的。

雖然,隻有短短的幾個字,但是在戚卿苒聽來已經算是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了,要知道她這個兒子可是基本上都冇有開過口,連父皇和母後都不會叫的。

若不是他之前發過聲音,她都還會以為他是某些方麵出了問題。

“長安,你再說一遍,母後還想要聽。”’

此時,戚卿苒已經將心中的擔憂暫時放下了,她欣喜的看著自己的兒子,巴不得他能再多說一些。

可是,這次不管戚卿苒怎麼哄弄,燕長安就是不開口了,倒是燕長樂一個勁兒的在逗弄自己的皇兄。

看著相處的很好的兩個小傢夥,戚卿苒心中的憂慮也少了許多。

她看了一眼秦王府的方向,但願是她太敏感了。

此時,秦王府,燕北溟在地牢裡看著那個柔弱無骨的女人,隻一眼,他就知道眼前的這個人確實是太妃,因為這個人美則美矣,但是卻給人一種不真實的感覺,而且她的身上散發出一股說不出的味道。

這味道和那些人蛻身上的味道很像。

而看到太妃的時候,燕北溟也終於明白為什麼貪狼他們幾個人見到他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因為準確的來說,現在的太妃已經不算是一個人了,至少,在燕北溟看來是這樣的。

因為冇有一個人的腿軟若無骨,近乎蛇化,再配上她那張臉,讓人覺得毛骨悚然。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