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北溟聞言挑了挑眉,倒是冇有想到太妃這樣的爽快,他以為太妃會順著極北之地講下去,可是,冇有。

太妃冇有再提極北之地的事情,然後就說到了和太祖皇帝的愛情故事。

燕北溟對這些自然是冇有興趣的,聽了一會兒之後,他打斷了太妃的回憶,

“我對你和先祖皇帝的愛恨糾葛冇有興趣,你說你來自極北之地,極北之地到底在哪裡?哪裡有什麼?”

燕北溟問出了最關鍵的問題。

他注意到了之前太妃提起極北之地的時候用的是一個‘逃’字。

可是,在傳說中,極北之地是神仙居住的地方,而且之前容奕也說過他們西秦的先祖也覺得那是一個仙人才能居住的地方,為何在太妃的口中會變成逃?

聽到燕北溟的問話,太妃古怪的笑了一下,配著她那張有些類似蛇的臉,顯得無比的詭異。

“怎麼?你也相信那極北之地真的是什麼仙人住的地方?”

“不,那不是,那是地獄。”

說著,太妃的眼裡閃過一抹痛楚。

算下來,她已經是百來歲的人了,可是提起極北之地的時候,她卻還是一副無法釋懷的模樣,可見那個地方帶給她的陰影有多深。

“說清楚一點。”

燕北溟有些失了耐心,若不是因為極北之地關係著戚卿苒的身體,他也不會在這裡浪費時間。

他總感覺這位太妃在拖延時間。

“就是我說的那樣,那裡不是什麼神仙住的地方,而是地獄,隻要去了那裡的人,一輩子都會被控製。”

“你的思想都不在是你的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他們所謂的傳播文化,不過是想要找到更高級的人罷了。”

太妃的話燕北溟有些聽不明白。

正當他想要問的時候,扶搖卻來了。

看到扶搖,燕北溟心中一沉,“你怎麼出來了?”

“娘娘不放心,讓屬下來看看。”

扶搖連忙開口道。

這本是正常的,宮裡多扶搖一個不多,少他一個也不少,但是燕北溟卻總覺得有什麼不對。

他一轉頭正好看到太妃眼中詭異的笑容,他忽然想到了什麼,隻見眼前黃光一閃,已經不見了燕北溟的蹤影。

貪狼他們幾個麵麵相覷,誰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然後就聽到太妃說道,“他的反應倒是靈敏,就是不知道回去能不能趕上。”

幾人一聽,頓時知道了是她在搞鬼。

破軍生氣的上前,“說,你到底做了什麼?”

太妃卻一點都不懼怕,淡淡的笑了一下,

“有些東西你們不該動。”

說著,她那如同蛇一般的眼睛中閃過一抹銳利,讓人看的頭皮發麻。

扶搖一想頓時就知道是什麼了。

他的臉一白。

此時,皇宮中,戚卿苒正帶著兩個孩子玩耍,那種心悸的感覺卻越來越強烈,半夏行色匆匆的跑了進來,

“娘娘,出事了,薛神醫帶回來的那個東西不見了。”

“不見了?”

戚卿苒一驚。

“是,每日都有專人看著,就在換防的時候,那個東西就突然消失了。”

如果不是那些人都是以前死士出來的,她都會懷疑他們在說謊,但是她自己也做過死士,知道他們是寧願死都不會說謊的。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