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卿苒的身體本來就不好,這麼一通折騰下來,整個人已經是疲憊不堪。

沉墨看她精神不太好,遞了一些藥給她,

“好好休息吧。”

說著,他示意燕北溟將戚卿苒帶了出來。

回到房間,燕北溟才取下了眼上的黑巾,看到戚卿苒慘白的臉,他心疼不已。

本來還有許多的話想說,但是戚卿苒實在是熬不住,沉沉的睡了過去。

她這一睡直接睡到第三天。

她睜開眼睛的一刹那,聽到燕北溟道,“你終於醒了!”

燕北溟眸子有些赤紅,眼底青黑,一看就是冇有休息好的模樣。

“我睡了很久了嗎?”

戚卿苒一開口,才發現自己的嗓子沙啞的不行。

“睡了兩天了。”

這兩天,入骨不是沉墨一再的保證她隻是太虛弱了需要休息,他還不知道會成什麼樣子。

“對不起。”

燕北溟抓著戚卿苒的手低聲說道。

這次若不是他的問題,她根本不會遭這麼的罪。

“你我之間不需要說這個的。”

戚卿苒不想燕北溟再自責,她連忙說道,“我餓了。”

睡了兩天,她確實是餓了。

“好,我讓人拿吃的來。”

燕北溟說完鬆開她的手,在門口喊了一聲。

吃完了東西,戚卿苒覺得自己要有精神了一些,她動了一下,肩膀那裡已經冇有那麼疼了,不過,她也不敢有太大的動作,生怕將傷口扯破。

“那個人抓到冇有?”

戚卿苒問道。

燕北溟搖了搖頭。

“他們到底弄出了一個什麼樣的怪物!”

想到那個身上傳來的腥臭,戚卿苒就一陣膽寒,“這些天冇有人出事嗎?”

燕北溟搖了搖頭。

這兩天他雖然擔心戚卿苒並冇有踏出房門一步,但是沉墨早晚都會來看戚卿苒,也說了一些事情,其中就包括那個怪物的。

但是,從沉墨的口中,燕北溟知道那個人還冇有被抓住,極北之地太大了,根本就不知道那個人躲在哪裡。

說起來,他就隻襲擊了戚卿苒。

兩人正在說話間,沉墨就進來了。

看到戚卿苒醒了,他明顯的鬆了一口氣。

如果她再不醒的話,他都怕燕北溟會將這裡給拆了。

“那個人是怎麼回事?你們給他用了什麼?”

看到沉墨,戚卿苒直接開口問道。

沉墨有一瞬間的猶豫,不過遲疑了一下,他還是說道,

“你看過那些筆記,應該知道我們的祖先一直都有想一種想法,想要將動物的一些特性用到人的身上,強大人的身體。”

“除了用蛇的特性來改變人的壽命之外,我們也在做其他的嘗試。”

“逃跑的那個是身體素質最強悍的一個,他用過許多次藥,每次都冇事,他的身體也發生了一些改變。”

“你們應該注意到了,他的速度很快,而且力氣很大,如果我冇有猜錯的話,他還吸收了變色龍的特性,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找了這麼久都冇有找到人的原因。”

變色龍的特性?擅於改變自己的膚色偽裝起來。

聽到這裡,戚卿苒已經不知道是該感歎大長老他們厲害還是說他們瘋狂了。

將這麼多動物的特性聚在一起,他們竟然還真的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