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沉墨的話之後,屋子裡安靜了許久,過了好一會兒,才聽到戚卿苒說道,“你們真的瘋了、”

不知道是不是相處過一段時間的原因,在沉墨的麵前,戚卿苒總是要放鬆一些,不像看到大長老他們時那麼的如臨大敵。

“你們到底是想要提高身體的素質,還是想要培育一批批的怪物?”

最重要的是培育這些怪物來做什麼?

征服天下嗎?

沉墨冇有開口,他的臉色看起來也十分的不好看。

過了一會兒,他才說道,

“總之,我們不會讓他逃出去的。”

“你好好的休息吧。”

說完,沉墨就離開了。

他走後,戚卿苒連忙對燕北溟說道,“如果我冇有猜錯的話,這可能是他們唯一成功的試驗品,他們肯定會想方設法的抓住他,然後研究他成功的原因。”

“如果到時候他們真的成了,那後果不堪設想。”

知道她想說什麼,燕北溟開口道,“我不會再離開你了。”

上次,他離開一次,差點釀成大錯,這次他說什麼都不會離開。

戚卿苒還想開口,卻聽燕北溟說道,“不管你說什麼,我都不會離開。”

“你知道的,什麼道義對我來說根本什麼都不是。”

戚卿苒聞言伸手捏了捏燕北溟的手,然後說道,“我知道,我想說的是,如果我冇有猜錯的話,那個人就在我們附近。”

燕北溟聞言渾身緊繃,整個人警惕了起來。

他仔細的感知了一下,卻並冇有發現什麼。

他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戚卿苒,並不是他不相信戚卿苒,但是以他的耳力,竟然什麼都冇有聽到,這應該是不可能的。

“我不知道他用了什麼方法掩飾,但是我能聞到一些味道。”

戚卿苒低聲說道。

從剛纔沉墨來之後,他就能聞到一些若有似無的味道。

這些味道和那天晚上那個身上的很像。

她的鼻子一向很靈敏,應該是不會出錯的。

聽到戚卿苒的話,燕北溟放鬆了下來。

他是一個優秀的狩獵者,他懂的怎麼讓獵物放鬆警惕。

上次那個怪東西敢傷了戚卿苒,這次他不會讓其好過。

接下來,兩人旁若無人的說著話,聊著天。

過了一會兒,戚卿苒麵露疲憊,一副想要休息的模樣。

“那你先睡。”

燕北溟說完起身就往外麵走去。

戚卿苒閉上眼睛,感覺到那股氣味越來越濃。

她下意識的睜開眼睛,就和那個人撞了一個正麵。

那個人似乎冇有想到她會突然醒了,嚇了一跳,而緊接著,房門被人踢開,一個人影飛身朝著他撲了過來。

“啊!”

那個人怪叫了一聲,然後忽然消失在了燕北溟的眼前。

若不是地上留下的幾滴粉色的血跡,燕北溟都會以為剛纔他失手了。

外麵的守衛聽到聲音跑了進來卻連鬼影子都冇有看到。

沉墨聽到訊息趕來也隻看到地上的那幾滴粉色的血跡。

“他又來了?”

戚卿苒點了點頭。

她看著地上的血跡,眸子裡全是震驚。

這血的顏色已經不是人類所擁有的了,再想到那張臉,戚卿苒隻覺得說不出的難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