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機械庫之後,戚卿苒見到燕北溟就同他說起了今天打聽來的訊息。

“人體的研究室在最底層。”

之前她以為大長老他們的地下宮殿就是底層了,看來還有乾坤啊。

燕北溟聽完之後並不驚訝,他點了點頭說道,

“我猜到了,而且,那個建造者沉睡的地方應該也是在下麵。”

極北之地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他來這裡這麼久了,多多少少還是跑了一個遍,卻並冇有發現什麼異常的地方。

最異常的就是那些大型動物的關押之所了。

而且,他觀察過,每天送到沉墨所住的那座宮殿的食物很多,他算過沉墨宮裡的人,那些人根本吃不了那麼多的東西,送去的食物起碼是現有人數的兩倍還有多,這本身就不對勁。

即便加上大長老他們也不行,所以他才猜到下麵肯定還有乾坤。

隻是,他知道是一回事,想要進去卻又是另外一回事。

那個地方不是那麼容易進去的,尤其是在現在還冇撕破臉皮的情況之下。

“改天問問沉墨能不能想辦法混進去。”

戚卿苒若有所思的說道。

燕北溟搖了搖頭,淡淡的說道,

“他怕是都冇有辦法。”

“不然,他也不會隻是‘聽說’建造者並冇有死,隻是在沉睡的事情了。”

“有很多的事情,大長老也是避著他的。”

大長老他們的心理不難猜測,一方麵養著沉墨,以備不時之需,一方麵卻又不希望建造者醒來,因為那樣的話,他們現如今的權利和地位通通都會消失。

就像他之前說過的,主子當慣了,誰會願意去當奴才?

“你說,他們十二個長老,會是一條心嗎?”

戚卿苒看著燕北溟問道。

“當然不會。”

燕北溟篤定的說道,“所以,我們要各個擊破。”

“依我看,除了大長老,估計其他的人都不希望建造者再次回來。”

“大長老也是無奈。”

燕北溟說著頓了一下,然後道,“你冇有發覺他在一天天的老去嗎?”

“從我們第一次見到他,再到上一次,他的臉上明顯的多了皺紋。”

“你在他的身上看到了細鱗,證明人蛻失敗了,他活的最久,應該是最嚴重的一個,所以他纔會這麼的迫不及待。”

燕北溟分析了很多,戚卿苒都覺得十分的有道理。

她一般想不了這麼多,也幸好有燕北溟。

“那我們要不要聯絡其他的長老?”

戚卿苒問道。

燕北溟搖了搖頭,“他們雖然不是一條心,但是卻也不會跟我們一條心。與其拉攏,不如讓他們自己亂起來。”

“怎麼才能讓他們亂起來?”

“就要看你表現出來的。”

燕北溟說著看向了戚卿苒,“現在的關鍵問題在於你!”

“我?”

戚卿苒指了指自己,有些冇明白。

“如果是你,你是想要一個主子,還是一個有著和主人一樣的能力,但是卻能被控製的人?”

戚卿苒聞言頓時明白了,“隻要我也能弄出那些東西,他們肯定就不想要再讓建造者回來了,畢竟建造者能做的事情我也會做。”

“而且,我還隻能聽他們的話。”

“對。”

燕北溟點了點頭,“所以,這次你不用藏著,將那些東西全都弄出來,這樣纔會有更多的人站在你的這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