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北溟點了點頭,

“他就躲在這山裡,你幫我將他找出來。”

“不要和他對上,有行蹤了告訴我便是。”

燕北溟的臉色很難看。

半個月了,他已經和戚卿苒分離半個月了,這都是那個怪物惹的禍。

容奕見他臉色不愉,也冇有多說,當即吩咐了下去。

趁人找人的功夫,他又問起了極北之地的事情。

其實,他最主要的就是想要問戚卿苒找到可以解決姬蘅身體問題的方法冇有。

不過,此時燕北溟心情不好,自然也冇有搭理他。

他也知道這一點,隻能按捺住焦急的內心,心裡想著還是等戚卿苒出來再說。

那位皇後可是一個好說話的人,可不像眼前的這位。

而此時的戚卿苒並不知道燕北溟花了多大的力氣再找她,但是她卻也能猜到燕北溟肯定是在四處尋她。

“你讓我走。”

戚卿苒有些生氣的對麵前的祁淵說道。

其他的時候,祁淵都很聽話,但是每次就是說到這個的時候,對方就開始裝死,不論你說什麼,他都不搭理。

“你聽到冇有?”

戚卿苒有些無力。

這種情況在這半個月的時間內每天都會上演很多次。

她用儘了所有的辦法,開始的時候,她還在耐心的勸慰,到了後來,她拳打腳踢全都用上了,可是,祁淵油鹽不進,怎麼都不聽,她都要絕望了。

“祁淵,我不能一直在這裡陪你,我還有我的家人,我的孩子。”

戚卿苒快要瘋了。

她怎麼說,祁淵都不聽。

反正就是不準她走。

而她除了知道這裡是森林之外,也不知道這裡到底是哪裡。

每天,她隻能看到祁淵,除此之外就是一些動物。

這些天,她算是將動物都看了一個遍。

大到老虎獅子,下到蛇兔子,她都已經嘗過了。

那天,祁淵拖著一頭黑熊回來的時候,她感覺自己的人生都被顛覆了。

她感覺自己再呆下去都會變成一個原始人了。

每天就過著這種打獵為生的生活。

半個月了,她也冇有辦法洗漱,換衣服。

她怕再呆下去,等到燕北溟找到她的時候,都已經認不出她了。

“祁淵,你聽話。”

“我保證,我出去之後也不會丟下你的好不好?”

戚卿苒開口道。

她能理解祁淵的心情,估計她是第一個願意好好對他的人,所以,他就出於本能的想要留下她。

可是,她也不能一直這樣下去啊。

這次,聽到她這麼說,祁淵終於有了一絲的反應。

他睜著他的那雙通紅的眸子看著戚卿苒,

“不,有很多人,你有,我隻有你。”

戚卿苒花了一會兒才明白他話裡的意思,當即覺得既心酸,又好笑。

你說他笨吧,這種時候比誰都聰明敏感,你說他聰明吧,他卻又怎麼都理解不了你說的。

看著祁淵,戚卿苒心裡再一次的升起了一種無力感。

她本來是不想要傷害祁淵的,但是他這樣下去,她是真的冇有辦法了。。

想到這裡,她開口道,“我餓了,你去弄點吃的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