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她不說要走了,祁淵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高興了起來。

他笑著衝戚卿苒點了點頭,然後一個閃身的功夫就不見了人影。

她走了之後,戚卿苒從懷裡拿出了藥瓶。

這都是她隨身帶著的。

裡麵有璿璣和師父配置的見血封喉的毒藥,還有一瓶是讓人不能動彈失去感覺的麻藥。

最後,戚卿苒將那個麻藥拿了出來。

普通的人用這個可以昏睡一天,她覺得祁淵可能需要兩個才行。

想到這裡,她倒了兩顆出來放在手上。

依照祁淵對她的信任程度,她甚至不用費任何的心思直接將藥遞給祁淵,他都會毫不懷疑的將其吞下,根本就不用想什麼辦法。

本來,她也不想要用這樣的方法,但是她已經撐不住了。

半個月了,她很擔心燕北溟。

“對不起了。”

她小聲的唸叨著。

祁淵的速度很快,不一會兒就帶著兩隻麅子回來了。

他很熟練的將其處理乾淨,然後就遞給了戚卿苒,巴巴的看著她。

戚卿苒不敢去看他的眼神,伸手接過了處理好的袍子,開始放在火上烤著。

她將自己早已經準備好的兩個藥丸拿了出來,遞給了祁淵。

“你吃。”

祁淵接過了她手中的藥物,卻冇有立刻吃下,而是用一種疑惑的眼神看著戚卿苒,似乎不明白她為什麼要給他吃這個一般。

以前,她都冇有給他吃過這個東西。

如果是其他的東西,他估計早就一口吞下了。

但是在極北之地的時候,他被人餵了太多的這些藥丸,他本能的感到抗拒。

但是,因為這個東西是戚卿苒給他的,所以他並冇有選擇丟掉。

注意到他的目光,戚卿苒看了他一眼,然後很快的低下了頭,開口道,

“不是什麼藥,你吃吧,”

聽到這哈,祁淵露出了一個大大的笑容,然後一把就將兩顆藥給塞到了嘴裡。

見他這麼的相信自己,戚卿苒覺得十分的內疚。

她看著祁淵說道,“對不起,我也不想用這樣的方法的,可是我必須要離開了。”

“你放心,這個不是什麼毒藥,不會傷害到你,隻會讓你睡著。”

一開始,祁淵還不是很明白她話裡的意思,到了後來,他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有些不對勁了,他竟然不能用力了,他看了戚卿苒一眼,發出瞭如同野獸一般的嚎叫。

他冇有說話,隻是不停的悲鳴著,聽的人心裡難受。

他看著戚卿苒,眸子裡全是說不出的傷心和難受。

戚卿苒不敢去看他的那雙眼睛。

她站了起來,開口道,“對不起,我真的要回去了。不然他會擔心我的。”

“你放心,你睡一覺就好了。”

說著,戚卿苒就將已經不能動彈的祁淵往山洞裡拖,她怕野獸傷害他,還將洞口都掩飾好。

做完這一切,她看了一眼還倔強的看著她的祁淵,歎了一口氣,然後轉身離開了。。

她冇有看到身後的祁淵眸子逐漸的變得冰冷刺骨,更不知道她今日的舉動為她以後帶來了禍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