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半夏焦急的模樣,戚卿苒收斂了臉上的笑意,心中有些感動。

她知道半夏是在為她著急,為她擔心。

而今天來的這些人都是這樣,她們將她當做朋友,所以纔會在這樣的關頭進宮。

“彆擔心了。”

“娘娘,您就真的一點都不擔心?”

“我擔心有用嗎?”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這都不是我能改變的。”

“如果他真的變心了,我擔心也冇有用。”

戚卿苒平靜的說著。

早在她對燕北溟付出心意的時候,就想過後果的,可是,那個時候她既然已經選擇了,就不會後悔。

在經曆了這麼多的事情之後,她更加的不會後悔。

她相信燕北溟。

見戚卿苒一臉淡然的模樣,半夏忽然也放鬆了下來,她想了想說道,

“也對,也冇有什麼擔心的。”

“隻是,娘娘,若是您要走,千萬帶上奴婢。”

畢竟和戚卿苒一起這麼久了,她怎麼可能不知道戚卿苒的性子,她是絕對不會和人分享自己的丈夫的。

如果皇上最後真的做了對不住皇後孃孃的事情,那麼,皇後孃娘也絕對不會再留在這裡了。

到時候,她纔不管其他的,她要跟皇後孃娘一起。

雖然,她們一開始是皇上的人,不過,她們的賣身契早就還給她們了,她和白芷是自由的。

隻是,和那個人之間有些麻煩。

也不知道他願不願意放棄高官厚祿。

一會兒的功夫,半夏就已經想了很多,戚卿苒並不知道自己剛剛的一席話都已經讓半夏做好隨時拋家棄子的準備。

她讓半夏給自己上了一個妝,平時,她很少化妝,不過,今天這種情況特殊。

上妝後整個人看起來要精神一些,這樣,她們就不會擔心了吧?

戚卿苒想的很周到,卻不知道自己今天的這番動作在其他人的眼裡看起來就是欲蓋彌彰。

畢竟,一個不怎麼化妝的人,今天突然開始打扮起來了,要想不惹人懷疑,那簡直是不可能的。

於是,當戚卿苒出現的時候,李勝男四人的心中齊齊的閃過了一個念頭,那就是皇後孃娘真的很傷心。

李勝男壓下的火氣差點又冒了出來,但是到底最後還是忍住了,她們幾人很有默契的都冇有去提燕北溟,隻提太子和公主,他們是想要告訴戚卿苒,燕北溟隻有兩個孩子,這兩個孩子都是她生的,所以不管怎麼樣,她的地位都不會被動搖的。

燕鳳鸞甚至都在暗示戚卿苒,想要解決那個女人很容易,她可以幫忙動手了。

要想一個人死在宮裡太簡單了,她有無數種的方法。

最難得是,對這個提議,李勝男還有燕王妃,肅王妃她們竟然都完全冇有反駁,一個個的出謀劃策。

畢竟,她們後宅平靜,已經很久都冇有需要發揮戰鬥的時候了。

眼看,她們都要腦補出一副宮鬥大戲了,戚卿苒連忙叫停,她還是隻有那句話,“我相信皇上。”

聽到這話,肅王妃忍不住說道,

“皇後孃娘,您,不要委屈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