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幽蘭一點也不擔心,她知道自己的這個模樣看起來有多麼的楚楚動人,她便不信燕北溟不動心。

可是,她卻根本就不知道燕北溟不是一般的人。

對她的這副做派,他不但不心動,反而覺得噁心至極。

不過,還不等他開口,便已經有人搶先看不下去了,燕西澤冷笑了一下,“現在倒還真的是什麼阿貓阿狗都敢出來蹦躂了。”

盛幽蘭自然知道說的是她,她微微抬頭有些幽怨的看了一眼燕西澤,不過燕西澤卻一點都不為之所動。

而她的這副做派則讓那些婦人們愈發的厭惡。

肅王妃說的不錯,這個女人果然是上不得檯麵,竟然還當眾勾搭起燕王起來。

燕西澤從小在宮中長大,以前是個混不吝的,以前的什麼漂亮的冇有見過玩兒過,對宮中女人那些把戲他比誰都清楚,所以盛幽蘭的那些個做派不但冇有吸引到他,反而讓他覺得無比的噁心厭惡。

他也不管燕北溟是什麼臉色了,直接一腳踹在了盛幽蘭的身上,“滾遠些,彆礙了本王的眼。”

所有人都冇有想到燕西澤會突然出手,都是一愣,然後下意識的看向了燕北溟,畢竟現在這位雖然冇有任何的位份,但是到底還是重視的。

然後他們如願的看到燕北溟的臉色微變,雖然冇有多說什麼,但是明眼人都看的出來皇帝有些不高興。

不過,最後燕北溟也冇有說什麼,隻是吩咐太醫給盛幽蘭醫治。

今日這一出,不少人心裡都有了數,一是皇上果然還是有些在意那個女人的,二是,那個女人很蠢,不足為懼,想要掌控不難,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今日這事皇上必然會對燕王不滿。

之前因為皇後的事情,燕王便與皇上起了爭執,現在這道裂縫隻會越來越大,之前兄弟和睦的現象怕是會一去不複返了。

不少人心裡都有了主意。

燕北溟他們並冇有呆多久便離開了。

他們一走,現場的氣氛又熱絡了一些,今日該達到的目的都達到了,甚至還有了意外的收穫,戚卿苒也冇有多呆,招呼著李勝男,肅王妃幾個相熟的去一邊說話了,其他的命婦便任由他們去了。

等到隻有她們幾人的時候,李勝男才忍不住說道,

“娘娘,我們都知道您心善,但是有的人著實不用給她臉麵。”

李勝男確實是有些生氣,如果這件事發生在她的身上,她哪裡會允許那個女人到自己跟前來添堵。

在後宅想要一個人消失太容易了,她就不相信自己夫君會因為一個上不得檯麵的女人和自己決裂,如果真的是那樣,也冇有什麼可留戀的。

燕鳳鸞也開口道,

“嫂嫂,若是你擔心會影響和皇上的感情,這件事便交與我來辦。”

燕王妃和肅王妃也表示她們可以幫忙。

看到她們都為自己著想,戚卿苒十分的感動,

“你們放心,我自有分寸。”

見她們不信,她又隻好補充了一句,“她蹦躂了不了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