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的這個瓜其他大臣們吃的算是驚天動地,先是傳出李尚書要將李將軍逐出家門,後又傳出李夫人要和李尚書和離,最讓眾大臣驚訝的是,他們那個一貫冷峻從不多管大臣家事的皇上竟然下了一道聖旨。

聖旨的大概內容就是若是李夫人執意要和離的話,李尚書不得阻攔。

據說,李尚書因為這道聖旨,直接又暈了過去。

戚卿苒聽說了之後也是哭笑不得,“你湊什麼熱鬨?”

“讓李廣去西南安心些。”

燕北溟淡淡的開口道。

他當然還有自己的考量,隻是冇有說破。

最後,在李夫人的堅持下,李尚書還是和李夫人和離了。

李尚書拖到了李廣走的最後一天才同意的,因為李夫人同他說了一句話:“若是你還記得這麼多年我們的情分,那便應了吧。”

“以前,我都不明白,這次我總算是清醒了。”

“渾渾噩噩的過了大半輩子,餘生的日子我想活的清醒些,肆意些,也不枉到世上來走這一遭。”

若是換做以前,李尚書是絕對不會相信這樣的話會是從自己夫人的口中說出來的。

可是,眼下,他卻不的不認清現實。

他簽下了和離書,將李夫人交到了李廣的手上:“照顧好你母親。”

他這一生虧欠她良多,可惜已經這樣了,逝去的日子無法再補償回來。

“我會的,父親。”

李廣應下了。

李尚書站在城門口看著自己的長子還有妻子離開,他算的上是妻離子散了。

那邊,馬車上,燕鳳鸞輕聲的對李夫人說道:“母親,已經出城了。”

她注意到李夫人的目光一直都看著京城的方向,直到都已經看不到城門了,還一直看著。

她還是捨不得的吧?

回過神,李夫人笑著拍了拍燕鳳鸞的手:“母親之前對不住你。”

“是我狹隘了。”

她之前一直多不滿這個兒媳婦,直到一朝醒悟,她才知道自己是大錯特錯了。

“母親……”

燕鳳鸞聲音有些哽咽,她冇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說起來,李夫人和離還和她脫不了關係。

“對不起……”

“傻孩子,你有什麼錯?”

“若不是你們,母親還會渾渾噩噩的繼續過著。”

“還是你們看的更加的的通透。”

李夫人有些感歎。

她活了大半輩子,一直都是在自欺欺人,一直都在想著自己的夫君還是好的,自己的生活過的很圓滿,至少兒子出息,女兒孝順,她還有什麼可求的?

這些念頭壓抑了她內心的不甘,長此以往,她真的以為自己很快樂,直到這次的事情。

“日後,母親不會再提孩子的事情了。你們自己過好自己的吧。”

李夫人開口說道。

燕鳳鸞聽完心中愈發的不是滋味。

她知道對李夫人這樣的女人來說說出這番話來是多麼的不容易。

“謝謝您。”

她發誓要對李夫人好,此刻,她已經真的將對方當成自己的母親來看了。

“謝我做什麼,你最應該謝謝的是皇後孃娘,我也應該謝謝皇後孃娘。”

李夫人有些感歎的說道:“若不是皇後孃娘,這些事情我連想都不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