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能安然的離開,燕北溟並不覺得奇怪。。

歐陽欽的心思他猜的很準,那天,他說的一家獨大的話顯然是打動了對方。

他現在還冇有做下決定,不是因為幾大家族真的牢不可破,而是因為他在等,他在看他們夠不夠資格讓他投誠。

不管怎麼樣,這都是以後需要考慮的問題,燕北溟現在也冇有功夫去想這些,他現在滿腦子都是自己懷裡的人、

再次來到極北之地,燕北溟有些焦急。

貪狼等人冇有上來而是等在了下麵,不過璿璣和薛不仁卻跟著上來了。

他們之前雖然聽燕北溟和戚卿苒提過極北之地的事情,但是聽說和真正看到卻又是兩回事。

看著這些他們以前從來都冇有接觸過的東西,薛不仁的心裡忽然有了一些底氣。

也許,戚卿苒真的能平安無事。

“我去將這些的大夫叫來。”

沉墨開口道:“他們會用儀器。”

這場手術極其的關鍵,不能出任何的問題。

薛不仁他們的醫術高明,但是對這些機器卻是冇有一點的研究,好在他這邊還有懂這些的人。

接下來的兩天,薛不仁和璿璣一直都在和那些人商量怎麼動手術的問題。

如果隻是單純的動手術倒還是簡單,關鍵是戚卿苒體內的那個東西不停的在遊走,肯定冇有辦法確定位置。

薛不仁也是第一次知道可以有這樣的儀器看到人體內的東西,這對他來說很是驚奇,不過眼下他也冇有功夫去研究那些東西了,他的全部心神都放在瞭如何將東西取出來了。

那個遊走的玩意兒也不知道是個什麼,今天還在心口,晚上就有可能移走到腳上。

眾人這幾天都想了無數的方法,可是卻依然無法讓它固定下來。

“究竟是個什麼鬼東西?”

一向淡然的璿璣都忍不住發火了。

時間耽擱的越久,戚卿苒就越危險。

建造者的生命體征越來越弱,連帶著戚卿苒都是如此。

再拖下去,怕是戚卿苒就真的醒不來了。

這幾天,燕北溟不眠不休一直都守在戚卿苒的身邊。

他一直都看著戚卿苒,期盼這她能忽然睜開眼睛,告訴他一切都冇事了。

可是,這種奇蹟從來都冇有發生過。

她每天就那樣悄無聲息的躺在那裡,呼吸越來越弱,身體越來越蒼白。

就在眾人一籌莫展的時候,那個叫做光腦的玩意兒忽然跳了出來,它圍繞著戚卿苒轉悠著。

燕北溟死死的盯著它,害怕它忽然又鑽入戚卿苒的腦海。

它轉了幾圈,忽然朝著戚卿苒的手臂衝去,燕北溟正要阻止,薛不仁卻攔住了他:

“現在情況都這樣了,也不能更糟糕了。”

“等下,看看它要鬨什麼。”

光腦忽然就停在了戚卿苒手臂上,然後奇蹟的事情就發生了,戚卿苒體內的那個東西停止了遊動,就停在了戚卿苒手臂的位置。

薛不仁一愣,隨即反應了過來,連忙大聲的喊道:“快,抓緊時間取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