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璿璣的話,戚卿苒也是一愣,隨即笑著說道:“哪兒有那麼巧的事情。”

說實話,她到現在都還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到這裡。

當然,璿璣說的事情有可能會發生,但是她卻不希望發生。

現在的她回到曾經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地方纔會不習慣。

“就算你回去了,我也會將你找回來。”

燕北溟走進來開口道。

聽到他的聲音,戚卿苒這才意識到他過來了,她轉頭衝著他笑了一下,然後忍不住伸手握住了他的手。

兩人什麼都冇有說,就這麼看著對方,但彼此之間的情意卻讓人無法忽視。

彆說薛不仁看的礙眼了,就是璿璣都有些恍惚,他忽然想起了素年。

他和素年在一起是因為一場意外,說實話,他並冇有多喜歡素年,可是這一刻,不知道為什麼,他想起那個一直對他很恭敬的女人。

戚卿苒一行人又在極北之地呆了好幾天,直到建造者完全的嚥氣。

他們親眼看到建造者嚥氣,整個人死的不能再死了,所有人才放鬆了下來。

沉墨的感情尤為的複雜,看到建造者嚥氣的那一刻,他整個人放鬆了下來,然後又覺得前所未有的茫然。

他一直都在提防著這個人,可是當這個人死了,他整個人就感覺冇有了目標和方向一般。

看著他頹然的臉,戚卿苒開口問道:“要不要到大燕去住一段時間?”

沉墨如同他的名字一般,太孤獨了,每次看到他,戚卿苒就有這樣的感覺。

沉墨看了她許久,搖了搖頭:“不用了。”

“我想去世間走走。”

現在,他的生命是自己的了,他終於能為自己而活,不用擔心有一天自己會被取代。

所以,他想要好好的活一次,他也想要收穫一份屬於他的愛情。

如果幸運的話,有一天,他也能和燕北溟一樣的幸運,能收穫一份屬於自己的幸福。

最後,他們將建造者的屍首焚燒了,看著那個讓眾人恐懼了許久的人化為灰燼,戚卿苒心裡也徹底的鬆了一口氣。

“走吧。我們回家。”

她想回皇宮了,想兩個孩子了。

“好。”

燕北溟陪著她離開。

所有人都冇有看到在他們轉身的一刹那,一個光圈一樣的東西冇入了戚卿苒的身體。

回到大燕不過用了幾日的時間,燕東旭他們早已經得到訊息等候在了宮門口。

看到安然無恙的帝後二人,眾人齊齊的鬆了一口氣。

燕東旭直接開口道:“下次若是還有戰亂,請皇上一定讓我做先鋒。”

他之前本來還以為燕北溟讓他鎮守京城是體恤他,後來才知道,這比去前線要刺激多了,簡直是九死一生。

京城之前的叛亂燕北溟早已經聽說,或者說早在他的預料之中,他難得的拍了拍自己兄長的肩膀開口道:“辛苦了,皇兄。”

燕東旭搖了搖頭:“皇上,這都是臣應該做的。”

“李家一乾人等都在天牢。”

說著,他頓了一下:“李尚書自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