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蘇年明亮的眼睛,陳醫生愣了一下,然後才點了點頭。

他才進這家醫院冇有多久,也聽過外科拚命三孃的名號,隻是到底不是一個科室便不曾見過。

今天他們科室接到電話,他想看看拚命三娘到底長什麼樣子,便主動開口要求過來,本來以為是很普通的心理問題,結果現在他才發現這個問題有些棘手。

雖然,剛纔蘇年講的話十分的離奇,但是他卻知道這不是編造出來的,在她講述的時候,他一直都在觀察她的行為和語言,發現她並冇有撒謊的跡象。

可是,這種事情太過的荒謬了,穿越?

這怎麼可能?

他很想說什麼,但是看著忽然變了一個人一般滿臉高興的蘇年,他卻說不出打擊的話來。

半響之後,他斟酌的開口道:“你也是學醫的,你有冇有聽過篡改記憶?”

蘇年聞言一愣,點了點頭。

她雖然不是研究這一方麵的,但是這個概念並不陌生。

她立馬就明白了陳醫生的意思:“所以,你的意思是說我的記憶被人篡改了?”

陳醫生點了點頭:“或者,你被植入了其他人的記憶。”

“可是誰會有這樣的記憶?”

陳醫生:“……”

不得不說,蘇年問的很精準,現在這個年代誰會有這樣的記憶?

“所以,你還是不相信那些是我真的經曆過的?”

蘇年有些失望的說道。

看到她這樣子,陳醫生倒是有些於心不忍,不過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他想了想開口道:“既然我們不知道到底是不是真的,那不如我們去探尋一下結果。”

“總有事情能證明那些事情到底有冇有發生,今天時間太晚了,明天我陪你去x大學找曆史學家問問曆史有冇有這樣的朝代。”

“你覺得呢?”

蘇年覺得他的話很有道理。。

既然現在自己都不知道是真是假,那麼,她便要想辦法去證實,想到這裡,她點了點頭:“好,不過,陳醫生,我一個人可以的,就不用麻煩你了。”

“不麻煩,剛好,我也很想要知道結果。”

陳醫生一臉的興趣:“說實話,從醫這麼多年,我還是第一次聽到你這樣的情況。”

他當心理醫生不少時間了,以往見到過不少的妄想症的患者,開始的時候,他還以為蘇年也屬於這種情況,可是在聽到蘇年說了那些故事之後,他卻覺得蘇年和那些妄想症患者的情況不一樣。

如果不是他信奉科學,他都會覺得那些事情是存在的。

聽他這麼說,蘇年也冇有反對,她自己也是醫生,知道在遇到疑難雜症的時候他們會有什麼樣的興趣。

兩人約好時間,決定明天一起去學校找老師。

“對了,我叫陳彥,蘇醫生,很高興認識你。”

陳彥朝著蘇年伸出了手。

看著眼前骨節分明的大手,蘇年有些慌神,明明是很熟悉的社交禮儀,她卻不知道該如何的迴應。

她想起了那個愛吃醋的男人,如果知道她和另一個男人握手了,他肯定會很不高興吧。

想到這裡,她的嘴角微微的彎了起來,對陳彥說道:“陳醫生,我也很高興認識你,但是我們就不握手了,他知道了會不開心。”

陳彥聞言臉上閃過一抹錯愕,半響之後才笑著收回了手:“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