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宣季收到訊息說燕北溟跟著燕父回了燕家的時候,隻說了兩個字:“完了。”

蘇年也是擔憂不已。

燕父和燕母都是燕霄的父母,他們怎麼可能看不出來兒子換了?

可是,他們又能說些什麼呢?

“怎麼辦?”

蘇年有些擔憂,她看向了宣季:“要不然你去將他帶出來。”

“我去試試吧。”

宣家和燕家是世交,現在也隻有他能去想想辦法了。

而此時的燕北溟跟著燕父回了燕家,一進去就看到一個溫柔的婦人。

“今天怎麼回來?”

“我聽你爸說你今天將蘇年帶去公司簽約了?”

“這是好事近了的意思嗎?”

燕母一臉激動的說道:“上次,你告訴我是我多想了,這次不是了吧?”

“我是不是要抱孫子了?”

不等燕北溟開口,燕母一個人已經說了很多。

燕北溟聞言眉頭緊皺,一是因為燕母的話讓他十分的不高興,二是他不知道該怎麼和燕母相處。

他和自己的母妃元姝之間的關係到現在也都是淡淡的,兩人都不是那種擅於表達的人。

但是眼前的婦人卻不一樣,她的眼裡滿滿都是慈愛。

即便冷淡如燕北溟也能感覺的出來。

他不知道該怎麼和燕母說。

見他不說話,燕母又連忙開口道:“怎麼?還冇有將人拿下嗎?”

“那媽不問了,你不要有壓力,先慢慢的處著,我們不著急的。”

見燕母一直誤會燕霄和蘇年,燕北溟不悅的說道:“我永遠都不會和她的。”

燕母先是一愣,隨即看了一眼燕父,忽然明白了什麼,瞪了一眼燕父,然後開口道:“你彆管你爸的,他是死腦筋,不管怎麼樣,媽都是支援你的。”

聽到燕母的話,燕北溟的心中湧起一抹古怪的感覺。

他從小都不曾感受過父愛和母愛,唯一對他好人就是師父還有師兄,後來戚卿苒才慢慢的走進了他的心裡,占據了他的整顆心。

而燕母毫不掩飾的母愛讓他動容的同時又有些羨慕,燕霄還真的是好命。

如果再繼續下去,燕北溟必然會穿幫的。

因為,燕霄平時的話雖然少,但是對燕母還是不錯的,基本上都是有問必答。

他今天的態度之所以冇有讓人懷疑,全都是因為燕母以為他在生氣,生燕父的氣,所以纔不耐煩回答。

燕母正想讓他回去找蘇年,結果宣季就來了。

“伯父,伯母,我有點事情想找燕霄幫忙。”

“事情很急,改天再來和你們賠罪。”

說完,不等燕父和燕母反應過來,宣季連忙拖著燕北溟走了。

他們走了之後,燕父纔開口道:“肯定是那個女人讓宣季來的。”

“這象什麼話?”

“不過才分開一會兒,就這樣。”

“好了。”

燕母不高興的說道:“人家兩個挺好的,你能不能不要在這中間挑撥了?”

“我查過蘇醫生,雖然是孤兒,但是人是不錯的,我挺喜歡她和兒子在一起的。”

“我現在就指望他們能早點成事,然後讓我早點抱上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