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理的話讓燕霄倒足了胃口,他的臉色驀地一變,經理便知道自己說錯了話,不等燕霄開口,他連連道歉,然後退了出去。

不一會兒,就有人來敲房門了。

進來的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女人,樣子看起來有些冷清和爽利,看的出來是在凹現在的女強人的人設。

如果不仔細看的話,可能還真會被她矇蔽過去。

但是,燕霄看了一眼她的眼睛,心中便湧起了一抹煩躁。

眼前這個女人的眼神充滿了誘惑和挑逗,和她身上的人設完全就不相符,看的出來,她此時所展現出來的樣子也都是完全演的。

“先生。”

那個女人見燕霄不說話,zhu動打了招呼,然後不等燕霄開口,又一下坐在了他的腿上,手指熟練的從他的胸膛劃過,慢慢的到了領結處,似乎想要解開鈕釦,卻被燕霄一把抓住手扔到了一邊。

“滾。”

“先生……”

女人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的詫異和為難。

她來之前就被叮囑過了,這人是一個大zhu顧,讓自己一定要伺候好對方。

可是,眼下,她似乎將事情搞砸了,還不知道等會兒老闆會怎麼教訓她。

彷彿知道她想什麼一般,燕霄從錢包裡掏出一疊錢扔在了桌子上:“出去。”

見到他付了錢,女人的臉上閃過一抹驚喜,也不敢打擾了,連忙拿著錢出去了。

她走後,燕霄一個人獨自喝了一會兒酒,然後扯了扯嘴角冷笑了起來。

他覺得自己今天自己是瘋了,不然怎麼會做這樣蠢的事情呢?

他竟然想來找個女人發泄一下,他是真的瘋了吧?

這一晚燕霄並冇有回去,他一直都在會所裡喝酒,所以並不知道半夜的時候燕北溟再一次的到了他的身上。

燕北溟一睜開眼睛,就感覺到了身體的不適,頭重腳輕,渾身都透露著不舒適的感覺,最重要的是這個地方他陌生的很,並不是他常住的那裡,也不是燕霄的家裡。

燕北溟並不知道自己在無形之中體驗了一次現代的高級技院。

他強撐著站了起來推開了門,看著陌生的地方,他本能的皺了皺眉。

雖然現在還冇有搞清楚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但是燕北溟卻直覺不喜歡這裡。

每個房間的門都關著,但是卻透露著一股子的腐爛和墮落。

“哎,這不是燕總嗎?您一個人?”

門一打開,有人看到了燕北溟,連忙湊上來打著招呼。

燕北溟不知道眼前的人是誰,本想徑直離開,但是想了一下之前戚卿苒說過的,他現在既然用的是燕霄的身體便不能給人家惹麻煩。

想到這裡,他點了點頭。

“燕總,這麼巧,一起喝一杯?”

那人見燕北溟迴應,忙不迭已的將燕北溟請進了他們的包間。

然後,燕北溟的臉色變得愈發的難看了,因為他已經看到了不少的東西,自然也知道這裡是做什麼用的了,就是一個高檔的銷金窟而已。

他之所以會學習燕霄的那些東西,一方麵是因為燕霄在這個事情上幫了忙,他也不能忘恩負義,另一個便是燕霄也算是潔身自好,冇有什麼毛病。

可是,今天他才知道,似乎事情並冇有他想象中的那麼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