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搖猶豫了一下還是說道:“是肅王殿下。”

燕北溟眼神一冷:“讓肅王進宮。”

肅王和肅王妃一直都在等著訊息,可是宮裡一直都冇有訊息傳來,直到燕北溟下旨讓他進宮,他便知道事情冇有成。

“王爺,妾身和你一起。”

“不用,我自己進去,你快走。”

燕東旭開口道。

“王爺,妾身說過,我們要死死在一起。”

肅王妃淡淡的說道。

將兩個孩子弄走,她並冇有什麼牽掛。

燕北溟隻是叫燕東旭來卻冇有想到肅王妃也一起來了。

他淡淡的開口道:“你們冇有什麼要說的?”、

燕東旭已經許久都冇有見到過燕北溟了,聽到這話他覺得有些怪異。

皇上好像不一樣了,準確的說是他似乎又恢複到以前的樣子了。

想到這裡,他忍不住抬頭看了燕北溟一眼。

果然,雖然他神色肅穆,但是他的眼神冇有了以前的空寂和冰冷,顯得有人情味一點了。

燕東旭本來是抱著必死的決心來的,可是這下他卻覺得自己可能不會死了。

想到這裡,他重重的叩了一頭道:“皇上,您還記得戚皇後嗎?”

燕北溟挑了挑眉。

在聽到燕東旭提到戚卿苒的時候,他就明白了。

“你們這樣做是為了她?”

“是,這都是妾身一個人的主意。”

一旁的肅王妃開口道:“妾身冇有辦法看著您寵幸其他的女人,這樣您將娘娘置於何地?”

“娘娘以後回來,又該如何?”

蘇年一直都在屏風後麵聽著。

當從扶搖的口中知道是肅王的時候,她還是不敢相信。

她不覺得肅王會殺她。

此時,聽到肅王夫妻兩人的話,她才知道這是一個天大的烏龍。

她連忙走了出來,看著肅王妃喊道:“皇嫂。”

肅王妃臉色一變,立即看向了蘇年,可是當看清她容貌的時候,她眼中的欣喜瞬間就消失了。

可是當看到蘇年的眼神時,她又不確定了起來。

“你?”

“是我,皇嫂。”

蘇年笑了笑:“我就是戚卿苒,我回來了。”

肅王夫妻完全呆住了。

他們震驚的看著蘇年,似乎完全不敢相信。

一個時辰後,蘇年才和肅王妃簡單的說了一下最近發生的事情。

此時,肅王妃又急又悔。

她差點殺了戚卿苒。

“娘娘,我……”

她似乎想要說什麼,卻被蘇年阻止了。

“我知道你的意思,這件事不怪你,怪我。”

“皇嫂,謝謝你。”

謝謝你過了十年還在想著維護我。

聽到他們是因為戚卿苒纔想殺自己的時候,蘇年真的是很感動。

他們明知道是死,卻依然還要去做。

她何德何能交了這樣的一群朋友。

“回來了就好,皇上也都回來了吧?”

肅王妃後知後覺今天的燕北溟格外的好說話。

“恩。”

“你不在這十年,皇上也辛苦了。”

“我知道。”

蘇年和肅王妃在這邊說著。

燕北溟和燕東旭那邊卻安靜的很,過了許久,燕北溟纔開口道:“偷扶搖令牌殺人,皇兄倒是好手段。”

燕東旭額頭上冷汗直流,不是不計較了嗎?

這又是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