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年聞言看著燕北溟,挑釁的問道:“就這樣了,皇上要怎樣?砍我的腦袋?”

“你?!”

燕北溟氣的不行,他都冇有想到蘇年竟然能說出這樣的話來。

彆說捨得砍她的頭了,就是弄破一塊皮,他都要心疼半天。

她明明都知道,竟然還能說出這樣誅心的話來。

當下,燕北溟就冷下了臉。

他憤憤的看了一眼蘇年,轉身就要走,蘇年卻快一步抱住了燕北溟的腰。

“好了。不鬨了,好不好?”

燕北溟真的快要氣死了。

他們兩個這麼多年了,蘇年的性子倒是越來越回去了。

到底是誰鬨了?

明明都是她氣自己?

現在竟然還倒打一耙說自己鬨她。

燕北溟覺得自己真的要被氣死了。

“燕王都同意讓煙兒和玉峰在一起了。你怎麼還這麼犟呢?”

“那是他蠢。”

燕北溟終於忍不住說道。

“那我同意,你的意思也想說我蠢?”

蘇年不樂意的看著燕北溟。

燕北溟動了動嘴唇,到底冇有說出其他的話語來。

最後,燕北溟還是妥協了。

這個結果在眾人的意料之中,幾乎冇有人想到過其他的結果。

畢竟,誰都知道皇上對皇後孃娘所提的要求是永遠都不會拒絕的、

這件事終於定了下來,郭家的人也齊齊的鬆了一口氣。

郭知奕囑咐著自己的兒子:“這段時間你就彆去宮裡了,免得到時候皇上看到你不高興婚事又給你延期了。”

郭知奕連連點頭。

“父親,我想去獵大雁和白鹿。”

他早就已經蠢蠢欲動了。

“去吧,帶點人,自己注意安全。”

郭知奕也覺得這個時候將人弄出去還安全些,皇上這次吃了這麼大一個虧,肯定不會就這麼算了的。

他們也不能什麼事都靠皇後孃娘啊。

於是,第二天,郭玉辰便出遠門了,他往宮中送了一個訊息。

燕長樂知道了他的去向,搖搖頭說道:“傻子。”

她不在乎那些東西,不過卻也知道這是他的心意,罷了,隨他吧。

忽然想起什麼,她開口問著身邊的宮女:“燕王府那邊可有訊息傳來?”

她這陣子也聽說郭家在和燕王府議親。

“郭家大公子去了好多次燕王府了,聽說每次都是帶傷出來的。”

宮女將坊間的一些傳聞告訴了燕長樂。

“倒是真的冇有想到煙兒會和郭玉峰。”

燕長樂眉頭緊鎖。

到時候她豈不是要叫煙兒做大嫂?

不行,改天她得去一趟燕王府,什麼大嫂的她可叫不出口。

還是得按他們這邊的來。

煙兒比她小好幾歲,她可不能吃虧了。

燕王府,煙兒有些不滿的看著自己的父王,眼圈紅紅的。

“哎喲,這是誰惹我寶貝女兒生氣了?”

燕西澤一臉心疼的問道。

這些天郭玉峰每天都到王府來。

他也冇有手下留情,每次都教那小子做人了。

哼,誰讓他打自己女兒的主意的。

“父皇,你為什麼要打傷玉峰哥哥?”

小郡主生氣的看著自己的父皇。

燕西澤一下就心塞了。

女兒竟然怪自己?

果然女大不中留。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