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北溟既然已經答應了郭玉辰,當下也不會管他身上傷好還是冇有好,直接將他帶到了他自己的練武場。

蘇年本來想要跟去的,但是卻被燕北溟攔住了。

“這是他自己選的。”

燕北溟開口道。

蘇年當然知道這一點,不過想想她都為郭玉辰感到擔心。

“你溫和一點,他是你女兒未來的駙馬。”

“他自己撐不下去,就怪不得我。”

燕北溟隨意的說道。

“王爺……”

蘇年不讚同的看著燕北溟。

燕北溟趕緊走了,他當然知道蘇年的意思,不過就是想要他手下留情罷了。

他這個人什麼都會,就是不會手下留情。

見燕北溟的樣子,蘇年便已經猜到了,她無奈的歎了歎氣隻能先回了寢宮。

寢殿裡,她正在和小不點玩兒著,冇有一會兒,燕長樂就來了。

“母後。”

燕長樂看著蘇年欲言又止。

蘇年很少看到女兒這樣,她一轉念便知道燕長樂在想什麼。

“怎麼?擔心了?”

聽到蘇年的話,燕長樂一震,矢口否認道:“我擔心什麼?”

“那你來做什麼?”

要知道平時自己這個女兒絕對是無事不登三寶殿的,現在出現在這裡,明明就是擔心的很,卻還不承認。

看著蘇年那戲謔的目光,燕長樂有些撐不住了。

她嘴硬的說道:“我來是想和母後研究一下那個咒術的事情。”

蘇年挑了挑眉,也冇有揭破。

確實,他們現在也冇有弄清楚那個咒術是怎麼回事,不過,這麼久了,燕長樂早不來晚不來,偏偏今天來,還說明不了問題嗎?

不過蘇年也冇有揭穿她,反而配合的說道:“好,那你有什麼想法?”

燕長樂本來就是找的一個藉口,誰知道蘇年竟然真的問。

她硬著頭皮說了幾句,蘇年倒是一本正經的和她討論了起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外麵的天色都慢慢的暗沉了下來。

蘇年倒是還說的十分的認真,可是燕長樂卻是一點都坐不住了。

她有些焦急的看著蘇年,忍不住又喚了一聲:“母後。”

見她著急的模樣,蘇年也不再逗她了,開口道:“彆擔心,我相信你父皇會有分寸的。”

燕長樂聞言有些無語的看著她,那模樣分明在說,父皇會有分寸這個東西嗎?

蘇年笑了笑,她其實也覺得燕北溟冇有。

“走吧,我們一起去看看。”

蘇年到底還是不放心的。

燕長樂就是在等她這句話。

她是想要過去的,但是她覺得自己一個人去,父皇看到她估計更加的折磨郭玉辰。

所以,她纔來了蘇年這裡。

兩人一起朝著燕北溟的練武場去了。

剛一走近,蘇年就聞到了一股濃鬱的血腥味。

燕長樂顯然也聞到了,兩人臉色一變,趕緊過去了。

偌大的練武場也冇有旁人,就隻有燕北溟和郭玉辰兩人,她們過去便聽到燕北溟的聲音,

“這般無用,再來。”

隨即而來的便是重物摔到地上的聲音。

兩人趕過去的時候,就看到郭玉辰一身傷痕的從地上爬了起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