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他歡喜雀躍的眼神,燕長安蹙了蹙眉,他是理解不了郭玉辰這樣濃烈的感情的。

今天的重塑筋脈也是在燕長安的宮殿進行。

很快,燕北溟,薛不仁還有璿璣都來了。

冇有看到想見的人,郭玉辰的眸子裡露出一抹失望,隨即他又覺得這樣是一件好事。

萬一等會兒出現意外,公主也看不見。

“準備好了嗎?小子!”

薛不仁笑著問道。

郭玉辰點了點頭:“準備好了,多謝薛大人。”

“哼,等會兒彆罵我纔好。”

薛不仁可不吃他的那一套。

“我先告訴你,這個痛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也許你會死。”

說到最後,他故意壓低了聲音,想要動搖郭玉辰,誰知道郭玉辰卻絲毫不被影響,堅定的點了點頭。

薛不仁看到他這個樣子倒是滿意了幾分。

之前戚卿苒忽然消失,燕北溟又發瘋,這十年,小丫頭基本上就是跟著他在混,所以他對燕長樂的感情很深。

之前,蘇年說要將燕長樂嫁給郭玉辰的時候,他還挺看不上郭玉辰的,覺得他配不上燕長樂。

現在,郭玉辰倒是有幾分樣子了。

一切的東西準備就緒,薛不仁和璿璣看向了郭玉辰。

“開始吧。”

薛不仁開口道。

“等等。”

郭玉辰突然說道。

薛不仁挑了挑眉,怎麼?這是準備反悔了?

“太子殿下,您可以幫我給公主帶一句話嗎?”

郭玉辰開口道。

“你說。”

燕長安點頭道。

“如果,如果我真的出什麼意外的話,讓公主彆傷心。”

燕長樂一過來便聽到這話,她頓時怒意橫生。

“你放心,你死了我一定不會傷心的。”

“我會重新找個人做我的駙馬,你安心的去吧。”

燕長樂賭氣的說道。

郭玉辰一愣,嘴角泛起一絲苦澀,最後卻笑著說道:

“這樣挺好的,那我就不擔心了。”

“郭玉辰!”

燕長樂是真的動怒了:“你敢給我出事看看。”

她從來冇有這樣的生氣過。

“你的命是我的,冇有我的允許,你不許死,聽到冇有?”

燕長樂開口道。

“如果你真的出事了,上黃泉下碧落我都要將你找出來。”

說到後麵的時候,燕長樂的嗓音裡已經帶了哭腔。

郭玉辰動了動嘴唇似乎想要說些什麼,但是最後他隻緩緩的吐出了一個字:“好。”

便是為了燕長樂,他都不會讓自己有事的。

再苦再疼,他都會堅持下去的。

最後看了燕長樂一眼,郭玉辰便跨進了屋子。

裡麵早已經準備好了浴桶,裡麵儘是各種藥材。

“進去吧。”

薛不仁開口道。

郭玉辰一踏進去冇有過一會兒,便感覺渾身刺痛,他剛想動,就聽薛不仁開口道:“彆動。”

“這還是最開始,如果你連這都忍不了,後麵的都不用咋繼續了。”

聽到這話,郭玉辰果然不敢動了。

薛不仁給他的嘴裡塞了一塊木塞。

“含住,免得等下咬碎了牙齒。”

郭玉辰聞言毫不猶豫的咬緊了木塞。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