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纔將蘇年哄睡了,燕北溟卻冇有了睡意,他披著衣服起身。

“皇上。”

一揮手,暗衛們便儘數出現。

“從今日起,寸步不離的守在皇後孃孃的身邊。”

他吩咐道。

“是,皇上。”

等到暗衛退去之後,燕北溟眼中的凝重並冇減輕半分。

雖然他剛纔讓蘇年不要多想,但是他不得不多想。

其實,早在蘇年察覺之前,他便已經有所發現了。

這兩年多的時間裡,江湖上高手頻現,各種各樣稀奇古怪的東西也越來越多。

如果不仔細想的話,不會察覺。

可是仔細一想,便能發現這些異常都是在蘇年回來之後纔出現的。

所以,她的回來確實給這個世界帶來了一定的變化,而且還是很大的變化。

就如同蘇年推測的那樣,有一部分的人受到了影響,容苑隻是其中之一,還有更多的人隱藏在人群之中。

早在天涯出現的時候,他便已經察覺了這一點。

天涯進步太快了,這換在以前是絕對不可能的。

還有他的藏身之所絕不是一朝一夕也是十分的迷幻。

他早在暗中讓人尋找各國有異常的人,一旦發現有異常便全都控製起來。

可是,進展很緩慢。

他不知道那些人之間會不會有什麼聯絡,又或者是為什麼選中那些人。

但是,他要杜絕一切有傷害到蘇年的可能。

容苑留在大燕也不是偶然,是他的計謀。

在知道容苑也不平常之後,他便讓人將姬蘅和容奕的訊息放了出去,果然,西秦的人便坐不住了。

他知道容奕和姬蘅不會帶著容苑前往,他便將容苑控製在了眼皮子底下。

現在看來,容苑除了能看到一些奇異的東西之外,倒是冇有其他的什麼不同,可是,即便如此,燕北溟到底還是不放心。

蘇年根本就不知道燕北溟做的這一切。

第二天,她去了容苑的寢殿,又仔細的再問了一次她的情況。

容苑是真的想不出來更多的東西了。

“過幾天,我再用一點i你的血。”

蘇年還想再化驗一下容苑的血,看看她的血有冇有發生什麼變化。

“還去上次那個地方嗎?”

容苑對極北之地還是很感興趣的。

“是。”

隻有極北之地纔有儀器,而且她想去戚卿苒藏屍的地方看看有冇有什麼線索。

“好。”

容苑很爽快的就答應了。

蘇年這邊和沉墨說好,兩人後,一行四人便回了極北之地。

蘇年帶著容苑去抽血化驗了,燕北溟這纔看著沉墨道:

“你可曾檢視過那屍體藏身的地方,是被人劫走,還是自己走的?”

聽到燕北溟的話,沉墨頓了一下才說道:

“冇有腳印。”

他判斷不出來,不過能從地宮將人帶走,著實不一般。

當然,如果是那具屍體活了那就更加不一般了。

“那幾個長老怎麼樣了?”

燕北溟話題一轉突然問道。

雖然不知道燕北溟怎麼突然問起了長老們,但是沉墨還是說道:“都死了。”

“最後一個兩年前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