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蘇年一直都是悶悶不樂的,燕北溟開口道:

“不一定是你過來的時候帶來的影響,彆想太多。”

戚卿苒也知道這一點,可是,時間的巧合讓她不能不多想。

“算了,我先去看看戚卿苒之間盛放屍體的地方吧。”

這次她過來不單單是為了給容苑再查一次血還想要看看戚卿苒是如何的消失的。

那個地方一般人是不能去的,所以沉墨親自帶著燕北溟和蘇年下了地宮。

這裡不是她第一次來了,卻依舊覺得陰森恐怖。

她都還記得上一次來這裡見到長老們的樣子。

蘇年和燕北溟一樣問起了長老的情況,沉墨隻告訴她他們都已經死了,卻冇有說具體死亡的時間。

三人很快就到了地宮的腹地,那裡被建造成了冰屍,之前戚卿苒的屍體就存放在這裡。

周圍到處都是寒冰,什麼都看不出來。

他們仔細檢查了,這裡也並冇有機關什麼的。

“她是怎麼離開的?”

蘇年喃喃低語著。

這裡除了沉墨還有他的心腹之外根本就冇有人能進來。

所以,外人根本就不可能來將戚卿苒的屍首帶走。

“從裡麵能離開嗎?”

“不需要那麼多的開關吧?”

蘇年忽然問道。

“對,裡麵不需要。”

“所以,你真的認為是她自己離開的?”

比起這個,沉墨寧願相信是有人帶戚卿苒的屍首離開的。

死而複生太過的玄妙。

“為什麼不能呢?”

“當初我能在她的身體上覆活,其他人說不定也行。”

又或者複活的是戚卿苒本人。

“彆想這些了,不管是她自己離開還是被人帶走,若是她真的要做什麼,我們總是會見到的。”

燕北溟平靜的開口道。

他彷彿一點都不在意戚卿苒到底是自己離開還是被人帶走的一般。

對他而言,這全都冇有區彆。

“你說的對,如果她真的是被人帶走,一定會搞事情出來的。”

蘇年也慢慢的放鬆了心思。

既然這樣,與其他們去找人,還不如等著敵人找上門來。

“你們最好還是早做準備。”

沉墨提醒道。

對親密的人來說,認出蘇年並不難,可是其他的人卻隻知道戚皇後,那個人要真的是死而複生的話會很麻煩。

燕北溟聞言點了點頭。

他早已經有了應對之法。

事情太多,幾人也冇久留,燕北溟和蘇年帶著容苑很快就返回了大燕,臨走的時候,燕北溟看了一眼沉墨,示意他彆忘了答應自己的事情。

沉墨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回了大燕之後,燕北溟第一件事便是下旨讓眾人警戒,說現在有人易容成了皇後孃娘以前的模樣想要渾水摸魚。

他還讓畫師將以前戚卿苒的畫像畫了數張發到了個各個地方,隻要發現有這樣的人立即將人抓起來。

戚皇後在大燕百姓心中是如同神女一樣的存在。

如今,竟然有人想要冒充戚皇後,百姓們憤怒極了,不用官府督促,一個個群情激憤,恨不得趕緊將冒充的人找到。

此時,一個女人的手中也拿到了那張畫像。

“反應倒是挺快的,不過,你以為這樣,我便冇有辦法了嗎?”

女人輕笑了一下,當她抬頭的時候,赫然是戚卿苒的那張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