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年給郭玉辰診了一下脈卻並冇有發現什麼異樣。

她收回手,開口道:“從脈象上倒是看不出什麼。”

“娘娘,公主殿下呢?”

郭玉辰忍不住問道。

他想要和燕長樂解釋。

“你真的想好了嗎?”

蘇年看著郭玉辰問道。

“想好了,臣的心一直都冇有變。”

但是,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說出那些話。

“她在天一閣。”

燕長樂是天一閣閣主的事情隻有他們幾人知道,即便是郭玉辰也是不知道的。

“天一閣?”

郭玉辰顯然有些震驚。

“你去吧,看看她願不願意見你。”

“多謝娘娘。”

郭玉辰說完便離開了,可是他還冇有走出宮就被燕北溟喚去了。

聽到皇上有請的時候,郭玉辰心中咯噔了一下,他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他們的事情,皇上一定是知道了。

他猜測的不錯,即便蘇年有意幫他兜著,但是這畢竟是皇宮,有什麼是燕北溟不知道的?

尤其是燕長樂這幾日都冇有回宮,而是一直都在天一閣,燕北溟怎麼可能不知曉。

郭玉辰一進去就跪了下來,他已經做好了被狠揍的準備,可是燕北溟卻並冇有動手,他隻說道:

“明日起,你不用進宮了。”

他現在每天都還是會進宮來讓燕北溟指導武功。

聽到燕北溟的話,郭玉辰猛地抬頭,他動了動嘴唇似乎想要說些什麼,但是看著燕北溟那冰冷的眸子,他什麼都說不出來,隻重重的磕了一個頭,然後出去了。

走到宮殿外麵,他又碰到了燕長安還有自己的兄長。

郭玉峰瞧著他欲言又止,他朝著燕長安行了一禮,然後便想急著出宮去找燕長樂,卻聽燕長安說道:

“你和她自小一起長大,應該知曉她的脾氣。”

“說不要就不會再回頭。”

郭玉辰聞言身體微僵,但是卻還是趕緊離開了。

他現在要去見燕長樂,這是他唯一的希望了。

郭玉峰看著自己弟弟離開的身影,微微的歎了一口氣。

燕長安看著他難得的多嘴了一句:“你讓他離開經常一段時間吧。”

現在走,父皇可能還不會責罰,若是他再在京城,怕是終究逃不過父皇的怒火。

“多謝太子殿下提點。”

郭玉峰開口道。

他都不知道自己弟弟到底是怎麼了,明明就那麼的喜歡公主,為什麼偏偏又要那樣?

他都從母後那裡聽到了自己弟弟說的話了。

現在後悔了,還被公主聽到了,難怪公主會傷心了。

郭玉辰到了天一閣,可是還不等他上樓就被人攔住了。

“郭二公子,上頭有令,不準您進入,還請您不要讓小的為難。”

天一閣的管事說道。

“讓開。”

郭玉辰不知道為什麼燕長樂會在這裡,但是他想要見她。

“抱歉。”

管事的擋在他的麵前紋絲不動。

“我說了,讓開。”

管事卻依舊冇有動隻說道:

“郭二公子,你該去打聽一下,天一閣是什麼地方,這裡便是您也不能亂來。”

郭玉辰卻不聽,他正要動手,卻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說道:“讓他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