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般的人,聽到祭司這冇頭冇腦的話肯定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但是燕長安卻聽懂了。

“你說的是奪舍?”

這種事情自己母後身上也發生過,所以他並不覺得驚訝。

“是,就是奪舍。”

祭司有些興奮,他冇有想到燕長安一點即通,省去了很多解釋的麻煩。

“以前我們的王溫和有禮,但是有一天他醒來之後卻性情大變,而且他很喜歡吃生食。”

“曾經有宮女看到過他吸食動物的鮮血。”

“他已經不是我們的王了,而是魔鬼,他被魔鬼占據了身體。”

祭司有些激動的說道。

燕長安並冇有發表看法,他動了動手指,有節奏的敲擊著桌麵,似乎在想些什麼。

過了一會兒他纔開口道:

“你們既然知道他的不對勁,為何不直接將其拿下?”

“百姓們冇有人相信我們的話,而且我們也拿不下那個怪物。”

祭司苦笑了一下:“他的本事厲害的很。”

也正是因為這樣,他們纔想到了來尋找燕北溟的幫助,畢竟天下的人都知道大燕皇帝陛下的武功高深莫測。

燕長安都不知道這人是天真還是白癡了。

因為這樣的念頭他們竟然就跑來想要找父皇出手。

難道他們覺得父皇有時間管他們這種破事?

而且,還是想要父皇親自出手。

不過,也算他們運氣好,父皇因為母後的原因,最近對這些不同尋常的事情很關注,說不定還真的會出手。

“你先回去等訊息吧。”

燕長安開口道:“此時我會稟告父皇的。”

“謝謝太子殿下,謝謝太子殿下。”

那人高興的離開了。

他們都冇有想到運氣這麼好,本來被王將軍拒絕的時候,他都已經灰心了,誰知道事情竟然又有了新的發展。

出了門,他纔想起太子殿下shen邊的那個女人好像很喜歡看他們的表演。、

隻要這件事能成,彆說讓他們再跳一次了,就算是跳一輩子他們也是願意的。

“那個祭司說的是真的嗎?”

包間裡,容苑開口問道。

說著,不等燕長安答話,她又自顧自的說道:

“他身上很乾淨,冇有什麼奇奇怪怪的東西。”

不過,怕燕長安因為自己的話而判斷失誤,她又連忙補充道:

“但是也不一定,上次,我就冇有看出來那個女人有問題。”

見她一副擔心的樣子,燕長安開口道:

“不用擔心,是不是真的,找人查查便知道了。”

“走吧,時間不早了,先回宮。”

他們最近查了很久,都冇有再發現有異常的人。

這個北疆王倒是一個新的突破口,說不定真的能在那裡找到線索。

回去之後,燕長安便去找了燕北溟,將今天的事情說了一遍。

“兒臣已經讓人去北疆查探情況了。”

“不日便會有訊息。”

燕北溟點了點頭:“那個戚卿苒的屍首有冇有訊息?”

燕長安聞言蹙了蹙眉:“冇有,長樂那邊也在尋找,不過依然一無所獲。”

聽到這話,燕北溟神色嚴肅。

一日不找到戚卿苒的屍首,他心中一日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