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複活也是夜搞的鬼?”

蘇年忍不住問道。

“十有**。”

燕北溟可不相信有什麼巧合。

這個世界上哪裡有那麼多的巧合。

不然她為什麼哪裡都不去,卻跑到這裡來了?

“沉墨既然混進去了,那正好,讓他查查那些人和戚卿苒之間的關係!”

“是。”

扶搖說著領命而去。

自從蘇年知道戚卿苒真的複活了而且有著她的記憶的時候,她心裡便一直都懸著,她總感覺會出什麼事情。

這種感覺到沉墨來找她的時候成了真。

沉墨看到她的第一句話便是:“你和她究竟誰是真?”

蘇年聽到這話,瞬間就愣住了。

她和沉墨也算是相交多年,對方瞭解頗深,她冇有想到沉墨竟然會問出這樣的問題。

“你什麼意思?”

燕北溟站在一旁開口道。

沉墨看了蘇年一眼然後纔看著燕北溟說道:“她和以前一模一樣。”

他之前混進了夜,然後便看到了戚卿苒。

一開始的時候,他也是以為那個認識假的。

畢竟,他見過蘇年了。

可是,一段時間接觸下來,他竟然發現那個女人和他當初認識的戚卿苒一模一樣,甚至有著同樣超凡的醫術和一樣的仁心,甚至連觀念都是一樣的。

如此幾番,竟然是連他都有些動搖了。

“真的那麼象?”蘇年忍不住問道。

她已經做過最壞的打算。

即便戚卿苒真的複活了,她有了自己的記憶,知道了當初的一切,但是其他的卻是學不來的,比如一個人的習慣和為人處事。

可是,現在竟然連沉墨都迷惑了。

蘇年不由有些心驚。

沉墨點了點頭:“一模一樣,她也會救治人,也會醫術。”

正是因為這樣,他纔會動搖。

畢竟,他認識戚卿苒的時候她就是那個模樣。

而現在的蘇年對他來說相對而言還要陌生一些,因為她的皮囊變了。

聽到沉墨的話,蘇年動了動嘴唇似乎想要說些什麼,但是卻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怎麼可能呢?

蘇年此時已經完全的亂了。

就在這個時候,燕北溟上來握住了她的手:“彆怕,我在。”

聽到燕北溟的話,蘇年定了定心。

“你有辦法讓我見到她嗎?我想見見她。”

沉墨猶豫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

“他們現在對我很信任,我後日趁機找個機會帶她出來。”

“好。”

幾個人就此說下了。

沉墨不能在外麵多呆,他正要離開,蘇年卻問道:

“不看臉,你相信她還是我?”

沉墨頓了一下說道:“如果我完全相信她,此時我不會出現。”

“但是,我冇有辦法和你解釋,等你自己見到她就明白了。”

說完,沉墨就離開了。

沉墨雖然走了,但是蘇年卻一直都放心不下來。

沉墨不是一般的人,便是他都無法分辨出,更彆說其他人了。

到底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那個戚卿苒和她一模一樣?

蘇年腦子亂極了、

燕北溟在外麵和扶搖他們說後天的佈置,他草草的結束了,回來一看,果然看到蘇年還冇有休息,正蹙著眉坐在床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