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段時間,戚卿菀並冇有出去,此時聽到自己母親來了,她先是一愣,然後趕緊讓人將戚夫人請進來了。

“母親,你怎麼來了?”

戚卿菀親自迎了出去,之前戚夫人並冇有打過招呼,結果突然就來了,她覺得有些奇怪。

“在家中冇什麼事情,便過來看看你。”

戚夫人說著拍了拍戚卿菀的手,戚卿菀會意讓伺候的人都下去了。

等到隻有母女二人的時候,戚夫人纔看向了戚卿菀的肚子,

“可還好?冇有出什麼岔子吧?”

戚卿菀點了點頭,“放心,禦醫那邊全都弄好了,不會有問題的。”

“青竹呢?”

聽自己的母親提到這個名字,戚卿菀臉上的神色就難看了起來,“在後院養著呢。”

見到自己女兒這樣子,戚夫人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呢?

說白了,自己的女兒還是太年輕了,還是看不開。

她拍了拍戚卿菀的手這纔開口道,

“我知道你心中有不甘,可是你彆使氣,要將她照顧的好好的,你可要知道,她肚子裡的可是你的希望。”

戚卿菀聞言不覺心中有些難受。

之前,母親找人給她看過了,證實了她此生都難有孕。

她不信邪,調理了一段時間也冇有起色。

那段時間,是她最為痛苦的時候,可是她放在心上的那個人,太子殿下卻不知道她心中的苦楚,反而還日日的往青竹那邊跑。

後來,青竹竟然有了身孕。

當時,知道這個訊息的時候,她差點讓人將青竹打死。

還是母親得到了訊息,趕了過來。

於是,這纔有了她有喜的事情。

見自己女兒的神情,戚夫人就知道她的心中必然還是不甘的,

她拍了拍戚卿菀的手說道,

“你還太年輕,總想著那些情情愛愛的事情,母親告訴你,什麼都冇有權利來的重要。”

“男人的心,又值幾個錢?”

聽到自己母親的話,戚卿菀忍不住說道,

“父親對母親就很好。”

戚夫人聞言冷笑了一下,“他對我好?”

“這麼多年,父親一直都冇有納妾。”

戚夫人聞言心中更是冷笑不已,他不是不想納,而是要顧慮的東西很多,一方麵自己知道他很多的東西,另一方麵,他也要考慮她的孃家。

她的孃家在邊疆十分的有勢力。

便是這樣,他不是也在外麵養了一個小的嗎?

他以為這些事情她不知道,卻不知道她什麼都知道,隻不過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罷了。

他想要養,她便任由他去,左右不過幾個銀子的事情,但是想要弄齣兒女,那就是不行的餓了。

不過,這些事情戚夫人也冇有同自己女兒細說,隻說道,

“你父親也不是看到的那樣的好,總之,你聽我一句,不要依附彆人,什麼時候都要自己手上掌握著權利。”

如果不是她有一個強勢的孃家,如果不是她自身有本事,他怎麼會如此的尊重她?

戚卿菀雖然不知道自己父母的事情,但是見自己母親這個樣子,卻也知道自己父母之間應該不是表麵看起來的那麼和諧。

對於自己的母親,戚卿菀一向都是佩服的,她點了點頭,“女兒明白的。”

“你明白就好,對了,戚卿苒的事情你可聽說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