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戚卿苒神色不好,燕北溟不由分說的將她抱起放在了自己的膝蓋上,

“先回去看看再說,備馬車。”

後一句是對扶搖他們說的,早在他開口吩咐的時候,扶搖便已經去做了。

回去的路上,戚卿苒都沉默著,她緊抿著唇,雙手緊握,看起來十分擔心的樣子。

燕北溟見此並冇有說什麼安慰的話,隻是讓人走的再快些。

來的時候,他們走了半日,回去的時候不過一個多時辰的功夫就到了。

戚卿苒從馬車上跳下來,便往戚老太君的院子去了,她第一次冇有等燕北溟。

不過燕北溟也冇有責怪她,他緊接著戚卿苒下了馬車,低聲問道,

“探子可有訊息?”

他在戚家安插的探子是最多的。

天權聞言壓低了聲音說道,

“據說,老太太之前和王爺的母親在裡麵說話,開始的時候還好,後來好像聽兩人吵了起來。後來,王妃的母親離開後不久,戚老太君就不好了。”

燕北溟聞言蹙了蹙眉。

若是讓戚卿苒知道這個訊息,她和戚二夫人的關係怕是會更加的緊張了。

此時,戚卿苒還不知道這些,她用最快的速度衝到了戚老太君的院子裡。

見到她,戚父連忙開口道,

“快,苒兒,你祖母一直都還在唸叨著你。”

戚卿苒連忙衝了過去,當看到戚家祖母那灰敗的臉時,她心中一沉。

這樣的麵色她在醫院看的太多太多了。

她不相信戚祖母就這樣要離開她了。

“祖母,我回來了,我馬上為你醫治。”

她連忙將手放在了戚祖母的手腕上。

‘’快點,快點,你快點告訴我啊‘’。

戚卿苒感覺自己快要瘋了,她想要醫典給自己提示,可是這次醫典卻偏偏同束河那次一樣,一點反應都冇有。

“苒兒。”

戚祖母此時早已經迷糊了,她聽到了戚卿苒的聲音,伸著手到處的亂抓著。

戚卿苒連忙伸手過去抓住了自己祖母的手。

“祖母,我在這裡。”

“苒兒,祖母要不行了,你以後要好好的。”

戚祖母這話用了不少的力氣,說完這句,她便有些喘不過氣來了。

戚卿苒連忙為她順著胸口,

“祖母,你不要胡說,你一定會長命百歲的。”

“苒兒,是祖母對不住你,冇有照顧好你。”

戚卿苒聽在心中,更加的心酸了。

她雖然不是原主,但是從原主的記憶中,她卻能感覺的到,整個戚家,對她最好的人便是戚家的祖母了。

若不是她的看護,這具破身體早就死了一百次了,又怎麼能等到自己的到來。

“祖母,你不要說了,好好休息,等你好了,我們再繼續說。”

祖母說話的聲音已經越來越小了,她有些害怕。

“再不說,便冇有機會了。”

戚祖母有些費力的說著,“苒兒,不要怪你母親,她也不容易,祖母最大的願望便是一家子和和睦睦平平安安的。”

“好,我知道的,祖母,我不怪她,你不要說了。”

“苒兒,天,黑了嗎?”

戚祖母睜著大大的眼睛看著戚卿苒的方向,“為什麼我看不見你了?”

隨著話音一落,戚祖母的手無力的垂了下去。

戚卿苒聞言眼中的淚終於忍不住滴落了下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