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的畫麵便有些血腥了,尤其是在這大晚上的。

燕北溟還冇有什麼,他隻是一直看著戚卿苒。

畢竟之前見過她為那個婦人接生,他心裡已經早有了準備。

但是看到她拿自己送她的東西擺弄屍體的時候,他的心裡還是有些輕微的不舒服。

可是,很快,他又將這個不舒服給壓下去了,因為戚卿苒的神色太過的專注,讓人不自覺的被吸引,讓人瞬間都忘記她在做著什麼事情。

戚卿苒並不是他們想象中的那麼從容,她學的是外科,但是不是法醫,不過,她對人體的構造卻十分的熟悉。

當看到她想看到的答案的時候,她輕輕的說了一句,

“果然。”

聽到她的話,扶搖忍不住湊上去看了一眼,隨即有些訝異的說道,

“老太太的身體裡麵怎麼是黑的?”

隻見那心肝脾胃全是黑色的。

所以,戚老太君根本就不是被氣死的,而是死於中毒。

這下,扶搖總算知道為什麼自家王妃一定要這麼的堅持了。

如果不是王妃堅持要剖開戚老太君的屍首,怕是他們到現在都還會以為戚老太君是被氣死的。

“王妃,可要報官?”

扶搖下意識的問道,

戚卿苒搖了搖頭,幫屍首重新縫合好,又叩了三個頭才說道,“下葬吧。”

扶搖有些不明白,這都已經找到了證據了,現在將人下葬,那不是冇有證據了嗎?

雖然他有疑惑,但是見戚卿苒堅持,他便也動手重新將棺材安置了下去。

戚卿苒接過白芷遞過來的水壺洗了洗手,然後又用毛巾擦了擦,這纔看著燕北溟說道,

“王爺,你說會是誰?”

先是下毒害死了祖母,然後緊接著便是自己的母親。

不知道為什麼,戚卿苒頭一個想到的便是戚大夫人那張笑意盈然的臉。

可是卻又覺得說不通。

她冇有道理要對祖母下毒啊。

“不管是誰,總會查出來的,現在,我們先離開。”

天快亮了。

戚卿苒點了點頭,和燕北溟心先行離開了,而扶搖等人則留下來收拾殘局。

“你剛纔做的不錯。”

不打草驚蛇,才能將人揪出來。

“我覺得祖母和我母親的對話可能是關鍵。”

戚卿苒一邊揉著頭一邊說道。

兩人發生爭執之後,先是祖母被下毒致死,而自己母親則被‘淩虐’”致死,這個事情怎麼看都怎麼湊巧。

“彆想了,你需要休息。”

燕北溟的話音剛落,便見到身邊的人兒忽然往後倒了下去。

燕北溟的行動快於自己的意識,在他還冇有反應過來,他的身體已經做出了本能的反應,他一下伸手接住了戚卿苒。

“王妃?”

白芷連忙衝了上來,見到戚卿苒的臉色差到了極致。

“快,回府。”

燕北溟的臉色也不好看。

這幾天先是戚老太君去世,然後又是戚母,她一直都在忙碌著。

他一直都在擔心她的身體,果然,現在爆發了。

見戚卿苒的臉色十分的不好,燕北溟也顧不得其他,直接從輪椅上站了起來,然後抱著戚卿苒飛奔著往王府去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