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不說話?”

皇後緊緊的盯著戚卿苒,彷彿想將她看一般、

戚卿苒用最快的速度權衡了利弊,知道這件事肯定是瞞不住的,便點了點頭說道,“是。”

“是什麼神醫?”

“我也不知道,王爺找的人。”

“你的醫術不是不錯嗎?逍遙王怎麼還捨近求遠?”

皇後故作詫異的問道。

戚卿苒沉默了一會兒才說道,“王爺,從不讓我碰他的腿。”

聽到這話,皇後冷笑了一下,“你對他倒是癡心一片,可是人家卻還是防著你。你這個傻姑娘啊。”

戚卿苒聞言心中泛起了一絲淡淡的漣漪。

一方麵,是想著,燕北溟要治腿的訊息一傳出來,果然四方就有反應了,她的這位姑母都開始挑撥離間了。

而另一方麵,她又覺得皇後的話說的有些道理。

燕北溟不給她看腿到底是有隱情還是因為他的自卑?

一時之間,戚卿苒心裡閃過無數個的念頭,卻不知道哪一個是真的。

見她的臉色不太好看,皇後這纔開口道,

“你以後多長點心眼兒,逍遙王這個人便是本宮都冇有看明白過。”

這些年,她都快要忘記這個小崽子了。

誰知道,他卻一下子走到了人前。

當初,還是自己下的懿旨讓戚卿苒和燕北溟成婚。

眼下,看來,都不知道是對還是錯。

“不管怎樣,你要記住,你是戚家的女兒,女人還是要靠孃家的。”

“你看看你母親便知道了,如果你母親孃家夠強,哪裡會落得這樣的田地?”

“……”

從皇後寢宮出來,戚卿苒頓時覺得睏乏無比。

本來是想找皇後解決流言的事情,卻冇有想到被她敲打了一番。

若是讓皇後知道燕北溟的心思,隻怕以後更有的磨。

想到這個,她便覺得有些頭痛。

“又不舒服了?”

燕北溟從宣武帝那裡出來,準備過來接戚卿苒,結果就看到她皺眉的樣子,以為她又不舒服了。

“王爺?”

“你怎麼來了?”

今日不是他去大理寺卿的日子嗎?

他怎麼進宮來了?

燕北溟自然不會說是回到王府聽到她進宮來了,他不放心,便跟過來尋她了。

他隻開口道,“父皇有事尋我。”

“你可是又不舒服了?”

“冇有,就是覺得有些乏了。”

戚卿苒笑了一下。

“回府。”

馬車上,燕北溟看著正襟危坐的戚卿苒開口道,

“既然乏了便休息一會兒,到了我喚你。”

“不用了。”

戚卿苒搖了搖頭,她不是困了,隻是事情積壓的太多,有些煩悶。

“王爺早就知道外麵的傳言了?”

李勝男都知道的事情,燕北溟不會不知道。

燕北溟聞言猶豫了一下,應了一聲,“是。”

而且,他已經找到了傳播者了,現在那人應該吃到一些苦頭了。

要了她一條舌頭會不會太便宜她了?

不過,這些事情他並不準備告訴戚卿苒。

“王爺,我知道你是不想讓我擔心,可是,畢竟是事關我的事情,王爺如果以後再聽到這樣的風聲,可否不要瞞著我?”

她知道燕北溟可能是不想讓她煩心,但是這些事情關係著她自身,她不希望由彆人來告訴她。

燕北溟似乎也明白了她的意思,點了點頭,表示應允。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