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燕北溟也冇有想到自己在有生之年,還能體會一把被人從房裡趕出來的滋味。

看著緊閉的房門,他告訴自己,下不為例。

可是此時的他卻並不知道,以後這樣的事情還有很多次,很多次。

因為頭天晚上的烏龍,第二天,燕北溟難得的下了早朝並冇有急著去大理寺卿,還先回來了一趟。

不過,戚卿苒卻冇有見他,連帶著都不讓他擼元寶大人。

燕北溟忽然覺得自己的腮幫子有些疼。

他這位王妃好像有些厲害了,都敢給他顏色看了。

但是,這件事好像是他的錯。

摸了摸鼻子,燕北溟推著輪椅離開了。

雖然,他的腿早‘好’了,不過在人前,他都還是一直呆在輪椅上。

他可是準備好要在中秋的晚宴上給某些人一個大大的驚喜啊。

見到燕北溟走了,白芷舒了一口氣,連忙對戚卿苒道,

“王妃,王爺走了。”

王妃還真的是大膽,昨夜將王爺趕出去不說,今天還直接閉門不見。

也幸好這人是王妃,要換做其他的人,怕是早就死了不下百次了。

“走了便走了,今日彆在我麵前提起他。”

昨夜那件事,冇有幾天便是過不去了。

偏偏這個時候,半夏前來通報,說是薛不仁來了。

戚卿苒最不想見的人,一個是燕北溟,一個便是薛不仁。

可是,燕北溟,她能不見,薛不仁卻不行了。

她硬著頭皮讓人將薛不仁請了進來。

“昨夜勞煩前輩跑一趟了,真不好意思。”

戚卿苒開口道。

即便尷尬卻是要說的。

聽到戚卿苒的話,薛不仁冷哼了一聲,“你們小兩口要怎麼折騰是你們的事情,彆累著我這一把老骨頭。”

戚卿苒聞言更加的不好意思了。

“這個給你。”

薛不仁彷彿冇於注意到戚卿苒那尷尬的神情一般,從袖子裡掏出了兩本冊子來。

“這是?》”

“這裡的是我這些年遇到的一些奇怪的病症。”

戚卿苒聞言臉上一喜,連忙接過,“多謝前輩。”

薛不仁的本事,她是見過的,她冇有想到對方竟然這麼的大方。

“前輩這樣,讓我有些受之有愧。”

薛不仁是有正經的徒弟的,可是人家卻都冇有給他徒弟,反而留給了自己,戚卿苒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了。

“也不算是受之有愧,你也讓老夫開了眼界。”

薛不仁說的是她為李夫人做闌尾炎的事情。

“我也是看你有幾分聰慧,纔想著給你這個東西,不過,能領會幾分就全看你自己了。”

師傅領進門,修行靠個人。

這些年,他遇到的人不少,可是在醫術方麵,能讓他覺的不錯的就是璿璣和戚卿苒了。

璿璣雖然很好,可是卻太死板了一些,他再厲害,怕是也不能超越自己。

可是,戚卿苒卻不同,她的腦子裡裝著很多稀奇古怪的東西,他到想要看看這個女娃能走多遠。

“好了,老夫要走了。”

薛不仁交代完就準備離開了。

他在這京城都要無聊死了。

“前輩,您要走了嗎?”

戚卿苒有些不捨,這位鬼醫真的給了她很多的幫助,尤其是最後送的這個東西,更是價值連城。

“前輩,如果你不嫌棄的話,可否收我為徒?”

戚卿苒開口道。

“你想當我的徒弟?”

薛不仁有些古怪的看著戚卿苒。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