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卿苒聞言一愣,半響後才點了點頭說道,

“自然是想過的。但是,最壞的情況也就是那樣了,不是嗎?”

“你?”

燕北溟陡然的沉下了臉,剛想說什麼,卻又被戚卿苒給打斷了,

“王爺,你先聽我說完。”

“我的身體我知道,師父臨走的時候也同我說過我的身體情況,我現在看起來是好好的,但是我至多還有大半年的光景。”

“幽冥花一直都冇有訊息,肅王的藥方裡有兩味藥也是冇有的,但是我卻找到了替代的藥物,肅王用了藥之後冇有什麼不良的反應,所以我纔會動起了換藥的主意。”

“今日,我進宮主要便是為了那兩株蘭鳳,它是最貼近幽冥花葯效的藥了,誰知道,卻還是不行。”

戚卿苒說到這裡,忍不住苦笑了一下。

天知道,她有多麼的希望能治好自己的身體。

以前是為了自己能活下去,現在卻又多了一項,她捨不得燕北溟。

是的,她捨不得,很捨不得。

“我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幽冥花,所以,纔想著冒險一試,對我來說,最終的結果都差不多。”

“渾說什麼?”

燕北溟聽不下去了,冷著臉開口道。

“我說過,有我在,你不會死。”

“王爺,你不是神。”

戚卿苒笑了笑說道。

“這都是天意。”

“什麼天意?”

“本王隻知道,本王想要做的,上天也不能更改。本王,也從來不信天。”

燕北溟霸氣的開口道。

看著眼前的燕北溟,戚卿苒忽然覺得這纔是真正的燕北溟,往日的高雅淡然隻是他的一層表象,他的骨子裡應該便是這樣的一個人。

“你記住了,你的命是本王的,本王不允許,誰都拿不走。”

聽到燕北溟的話,戚卿苒驀地笑了起來,

“王爺,你好帥。”

燕北溟不知道帥是什麼意思,不過,看戚卿苒那樣子,便也知道多半是褒義的意思。

他懶得理會戚卿苒,開始給她用內力疏導體內的熱力。

“王爺,你這練得是什麼功夫?好厲害,感覺冰冰涼涼的。”

“閉嘴。”

燕北溟不悅的看了一眼戚卿苒,他完全搞不懂這個女人,明明才從鬼門關回來,她為何還能如此的開心。

“以後,不要再胡亂的試藥了,還有,即便找到幽冥花也不要用了。”

他有些害怕了。

想到剛纔璿璣的話,他就一陣後怕。

戚卿苒聞言從床上坐了起來,“王爺也不相信我?”

璿璣和師父都不認可千金方,戚卿苒冇有想到一向信任自己的燕北溟竟然也不相信她了。

她感覺有些挫敗。

“我不是不相信你,可是你如何能保證那個方子是對的?”

“當然是對的,其他的方子都冇有出過問題啊。”

戚卿苒爭辯著。

“可是本王不信,除非它能醫治好同你一樣病症的人。”

燕北溟這人除了他自己誰都不信的。

他冇有告訴戚卿苒的時候,他已經在秘密的派人找那些身體情況和戚卿苒類似的人了。

他還有一年的時間,他就不信找不出治療的方法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