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寶大人終於忍不住了,它邁著自己優雅的步伐跳下了牆頭,朝著那個男人和她腿上的貓走了過去。

“咿,好漂亮的貓兒。”

那男人發現了元寶大人,他微微一笑,伸手想要摸摸元寶大人,但是元寶大人性格高傲,怎麼可能拿給他摸,瞬間躲開了,並且瞪著自己的貓眼看著那個男人。

‘本大爺是來看你家貓的,不是來看你的。給本大爺滾遠一點,你這個病秧子!”

不錯,這個男人是一個病秧子,這是元寶大人在牆頭觀察了許久得出來的結論。

因為,這個男人的房間裡有著和自己女主人房間一樣的濃重的藥味,並且他的身上也是有很濃烈的藥味。

它在床上站了一會兒,便看到他喝了好幾碗藥了。

那個男人似乎冇有想到元寶大人竟然如此的烈性,當看到元寶大人眼睛的時候,他似乎看懂了它眼中的鄙夷,他嘴角的笑容微微的凝固了一下。

“我這身體便是連一隻貓也嫌棄了嗎?”

他自嘲的笑了一下,然後將自己腿上的貓喚醒。

“它來找你的,去吧。”

對於這個人的識時務,元寶大人還是很欣喜的。

唔,雖然身體差了些,不過還是很有眼色的。

看在他是這隻漂亮小貓的份兒上,元寶大人決定不和他計較了。

它欣喜的看著那隻微微睜開眼睛的小黑貓,然後眼中便開始冒起了小星星。

哇,它不僅毛髮長得好看,便是連眼睛都這麼漂亮,晶瑩剔透的,好像普通一樣。

想著,元寶大人便忍不住伸出舌頭舔了舔自己的嘴巴。

元寶大人對自己一向都是十分有信心的,可是,這一次,它卻在這隻小黑貓這裡吃了癟。

因為它清楚的看到了小黑貓眼裡的鄙夷,那樣子彷彿是在說,哪裡來的死胖子?

這一刻,元寶大人被深深的打擊到了。

它隻是毛髮旺盛了一些,也不是很胖的!

好吧,最近冬天了,它是長了一些肉,但是也冇有到死胖子的地步啊。

前一秒,元寶大人纔在嫌棄彆人,後一秒自己就被嫌棄了。

元寶大人幼小的心靈被打擊到了。

可是它難得遇上遇上一隻對自己胃口的貓,自然是不願意放過的,於是它就在這裡死皮賴臉的留了下來。

它完全忘記了自己還有一個男主人和女主人的事情。

直到一個小廝在進來稟告,

“世子,秦王府來人了,想請問您有冇有看到一隻白貓。”

被喚作世子的人聞言看了一眼正在那邊拚命的巴結著自己小貓的元寶大人,若有所思的說道,

“原來,你是秦王府的。”

“告訴秦王府的人,他們要尋的貓應該是在這裡。”

那小廝趕緊去了。

不到片刻的功夫,扶搖便出現在在了屋子裡,看到元寶大人,扶搖心中纔算是鬆了一口氣。

“多謝裴世子。”

扶搖都冇有想到王妃的貓竟然跑了這麼遠,竟然跑到裴國公府來了。

裴國公府同郭國公府一樣都具有著超凡的地位,但是這位裴世子卻甚少出現在世人的麵前。

看到裴世子的一刹那,扶搖也知道外麵所言不虛。

這位裴世子的身體當真是很弱,簡直和他們王妃有的一拚。

意識到自己竟然將裴世子和王妃聯絡了起來,扶搖連忙拋開了腦中的思緒,開口道,

“王妃丟了貓,著急的不行,幸好是跑到裴世子這裡來了,多謝裴世子照看了。”

“無妨。”

裴世子笑著應了一聲。

等到扶搖帶著元寶大人走後,裴世子想到他剛纔說的那番話,“王妃?難怪了。”

剛纔他在那隻貓的身上聞到了藥味,它的主人是傳說中那位藥罐子王妃的話,那一切也便能說的通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