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因為皇後送人的時候,戚卿苒心中也是憋著火的,不然今日她不會用如此的語氣同皇後說話。

可是在聽到皇後的話之後,她迅速地冷靜了下來。

不管為了什麼,此時和皇後鬨掰都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

想到這裡,她開口道,

“姑母,苒兒是絕對不敢有這樣的想法的。隻是,苒兒的確不明白自己做錯了什麼。”

戚卿苒有些委屈的看著皇後,

“那日王爺也隻說了他要出一趟遠門,並不曾告知苒兒他要去哪裡,去做什麼,隻說了這是父皇的密旨。”

“我自然是不敢多問的。”

“我在莊子這些天也是提心吊膽的,今日好不容易有機會進了宮,我正想著找機會好好的同姑母訴訴苦,誰知道姑母,姑母竟然要賞賜人下來。”

說著,戚卿苒的語氣越發的低落了下來。

“苒兒不知道自己是究竟惹姑母不開心了。”

“是因為我冇有將王爺不在莊子上的事情告訴母後嗎?可是,苒兒不敢啊。王爺都說了這是密旨,若是我走漏了風聲,那豈不是連累著姑母同我一起犯了父皇的忌諱嗎?”

戚卿苒說這話的時候,皇後一直都在打量著她,看到她眼中的情緒不似作假,皇後的語氣這才放緩了一些。

“好了,今日姑母也是氣急了。”

“你先起來吧。”

皇後在冷靜下來之後,覺得戚卿苒的話不無道理。

燕北溟不可能對戚卿苒說太多,而且她便是想要傳訊息出來,怕是也冇有機會。

那莊子上必定都是燕北溟的人,她雖然現在會些醫術了,可是又能有什麼用。

況且,她的顧忌也不無道理。

皇上最忌諱的便是彆人打聽這些事情了。

想到這裡,她開口道,

“若是你堂姐不去,本宮還不知道這裡麵的事情。不過,你當真不知道秦王去了何處?”

戚卿苒裝傻似的搖了搖頭。

“王爺甚少同我說朝中的事情。”

這個答案皇後並不怎麼意外,因為戚卿苒畢竟是戚家的人,那小子肯定會防著的。

“好了,以前的事情本宮也不想再提了,可是,你記住,冇有下次了。”

皇後厲色的看著她,

“本宮以往便同你說過多次,你是戚家的人,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道理,你可知道?”

戚卿苒連忙點了點頭道,

“不用姑母多言,苒兒自然是知道的。”

見她有些害怕的模樣,皇後這才放緩了聲音說道,

“那便好,不是姑母不相信你,而是我們女人最容易的便是心軟,容易被男人的花言巧語所矇蔽。”

“苒兒,你要記住,男人的話你聽著,信一分便好。”

“本宮知道現在同你說這些,你聽不進去。”

“可是,等你到了本宮這個年紀,就知道什麼情啊愛啊的都是虛的,隻有權利和無上的地位纔是真的,你可明白?”

戚卿苒連忙點了點頭,她從皇後的話裡聽出了一絲的心酸。

想必,這也是她鬥爭了這麼多年才悟出來的吧?

“對了,送人的事情雖然母後當時有些生氣,但是也確實是為了你著想。”

“你一個人在秦王府,難免會覺得有使不上力的時候,送兩個人去也正好幫幫你。”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