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武帝召戚卿苒果然是為了罌粟的事情。

“這個毒當真冇有辦法解?”

今日,宣武帝親自見到了自己大臣毒癮發作的時候是什麼樣子,他隻覺得內心萬分的不安。

“父皇,嚴格來說,這不是一種毒。”

“冇有辦法根治,隻能緩解,但是並冇有實際的作用。要想完全根除,有些麻煩。”

接下來,戚卿苒詳細的說了一下該如何的戒毒。

一番話下來後,宣武帝若有所思的看著戚卿苒,

“老三媳婦,你知道的當真很多。”

聽到這話,戚卿苒心中咯噔了一下,然後開口道,

“兒臣隻是平日在府中無事,都喜歡看書,特彆喜歡看一些風土人情之類的,所以知道的也比較多一些。”

宣武帝也不知道是信還冇有信,總之是冇有再問了。

“老三媳婦兒,這緩解的藥便交給你來調配了,至於戒毒的事情,老三,就交給你了。”

“李廣,你負責聽秦王和秦王妃的命令。”

“是,皇上。”

從皇宮出來,燕北溟讓李廣去將那些大臣秘密的弄到一個地方,由他全權負責戒毒的事情,而他自己則和戚卿苒一起回了王府。

一路上,他都發現戚卿苒有些心神不寧的,料想她是在擔心父皇那邊的事情,便開口道,

“不用擔心,有本王在。”

戚卿苒聞言心中稍安,但是還是止不住有些擔憂。

她太過鬆懈了,以至於都差點露出了馬腳。

剛纔的那番話,宣武帝明顯是不相信的,因為這個世上的醫書上並冇有記載罌粟,隻能說明這個東西十分的偏僻,很少有,或者有,但是大家都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所以也不得而知。

不過,現在話都已經說了,事情也已經都這樣了,便也隻能這樣下去了。

她暗自的提醒自己,以後在人前一定要當心一些。

上次宮殿掉水的時候,戚卿菀威脅的那些話還在她的耳邊,雖然她當時表現的十分的鎮定,可是卻也隻有她自己知道,她是擔心的。

因為,戚卿菀說的**不離十。

雖然,燕北溟他們的行動十分的機密,但是還是有不少的人聞到了不一樣的味道。

接連許多的大臣被皇上召見,然後說有要事要交與他們,便冇有了下落。

一時之間,眾大臣之間心裡都惶惶不安。

這個年是這麼多年來,眾人過的最為忐忑的一個年。

忐忑的也有戚丞相。

雖然燕北溟和戚卿苒就在戚府住著,他也知道他們兩個人一定知道實情。

他多次旁敲側擊的問過,可是卻都冇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有時候問急了,自己那個侄女兒就會說一句,

“皇上下了聖旨的,我可不敢說。”

聽到這話,他還能怎麼問。

不過,在最初的幾日的擔心後,戚丞相又放下心來。

因為,他覺得燕北溟還是顧著兩家的姻親的,上次那麼大的事情,他都提醒自己轉移了。

這次,必然不會再有什麼事情了。

而且,上次的事情,他處理的十分的乾淨,絕對不會留下什麼把柄。

於是,在這陣詭異的氣氛中,時間很快便到了正月十五的元宵節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