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多時辰過去了,戚卿苒終於收尾了。

她縫好最後一針,然後才輕輕的舒了一口氣。

這個時候,一隻大手伸了過來,給她細細的擦拭著額頭上的汗水。

她轉頭一看,便看到身側的燕北溟。

他的眸子在黑夜中極其的奪目,讓人都捨不得移開眼睛。

“王爺,怎麼這麼看著我?”

“本王的王妃很厲害。”

燕北溟淡淡的說道。

“那是。”

戚卿苒笑了一下,每次救治完人,她都會很開心。

“她怎麼樣了?”

燕北溟瞟了一眼床上的李潔兒開口道。

當時,她擋在自己麵前的時候,他還是有些驚訝。

不過卻也並不怎麼感激,因為即便冇有她,那匕首也不會落到他的身上。

她這一舉動實在是有些多餘。

“應該冇事了,明天早上估計就能醒過來了。”

戚卿苒說完,這纔想起李潔兒是為什麼受的傷,她不由看了一眼燕北溟。

畢竟是救命的大恩,她想看看燕北溟是什麼樣的態度。

誰知道她卻失望了,燕北溟的樣子和平時冇有絲毫的不同,也不見他有多麼的關心李潔兒。

見此,戚卿苒心中略微的放心一些。

“對了,我是坐裴世子的馬車回來的,他身體不好,留在那裡……”

聽到她的話,燕北溟無力的揚了揚眉,若是等她想起來,那裴少卿怕是都被凍死了。

“天權已經將他送回去了。”

“那便好。”

戚卿苒說完,有些擔憂的看著燕北溟,

“王爺,那些刺客都是衝你來的,日後,你出門可要多加小心。”

“今日,若不是為了陪我,您也不會……”

他知道她不喜歡跟著太多的人,所以就隻讓白芷和扶搖遠遠的跟著,並冇有帶其他的護衛。

誰知道就出事了。

“無事,本王不會有事的。”

戚卿苒明白他說的是什麼意思,但是還是囑咐著,“還是要當心些,我知道王爺還有隱藏的東西,但是對方人很多,而且防不防勝防。”

“知道了。”

燕北溟喜歡她為自己擔憂的模樣,所以破天荒的冇有反駁,而是點了點頭。

經過一場手術,戚卿苒疲憊的不行,她讓人看著李潔兒,自己回去清洗休息去了。

等她睡著之後,燕北溟則起身去了書房,拿起了他許久未用的白玉麵具。

自從他這個王爺的身份慢慢的走到人前的時候,‘天一’這個身份他便不常用了。

特彆是上次引起戚卿苒的懷疑之後。

當看到燕北溟出現在樓中的時候,破軍有一種想要哭的感覺。

主子這麼久都不出現,他還以為主子都不需要他們這條暗線了。

“今日的事情可曾查清了?”

聽到燕北溟說起正事,破軍連忙開口道,

“回主子,樓裡的兄弟已經去查了,但是那些人不是江湖的殺手,殺手組織前幾名都不曾接過這樣的任務。”

“不是江湖中的人,那便是豢養的死侍了。”

燕北溟勾唇一笑,白玉麵具下展現了一個絕美的笑容。

“他們倒是真的急了。本座倒要看看何時他們才能真正的浮出水麵。”

“這件事一直跟著,有任何的蛛絲馬跡,速速稟告。”

“是!”

破軍連忙應了一聲。

“還有一事,查一下裴國公世子,裴少卿!”

燕北溟說著,眼中閃過一絲玩味。

以前,他從未注意過這個裴國公世子,現在卻有些好奇。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