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

戚卿苒冇有明白璿璣的意思。

“你用了什麼藥?”

璿璣忽然開口問道。

“冇有用什麼,便是你之前開的那個藥方。”

“不可能。”

璿璣想也不想的說道。

他開的藥方他自然是知曉的,雖然能讓戚卿苒看起來好了不少,但是實際上是不起什麼作用的。

可是,戚卿苒現在的身體卻明顯的比他離開的時候要好了很多。

這是一種來自內部的調理。

按理來說,戚卿苒的病是天生帶來的,有的人天生體質就是不好。

戚卿苒就是屬於這種人,她不隻是體質不好,而是非常的不好。

這個也是為什麼他師父都感到棘手的原因。

可是,現在戚卿苒的體質竟然得到了改善。

就好比,正常人的身體是一條江河,而以前的戚卿苒是一絲水線,可是現在這一絲水線竟然慢慢的變成了小溪,這怎麼可能?

這種變化絕對不是他的那些藥帶來的,所以他纔好奇她是怎麼做到的。

“你的身體比之前好了很多,你是怎麼做到的?”

璿璣又問了一句。

聽到璿璣的話,戚卿苒便知道原來真的不是自己的錯覺,而是她的身體真的比之前好了很多。

難道真的是那日醫典的原因?

可是,之前兩次她的身體也有過同樣的情況啊,為什身體冇有得到改善?

戚卿苒仔細的回憶那兩次的情況,好像都是她處在生死徘徊的邊緣,身體忽然發現了異常。

而這次,卻冇有,那股熟悉的熱感來得極其的突然。

難道就是這個原因?

那種熱度能改變她的體質,之所以前兩次冇有改變她的體質,是因為在救她的命,而醫典的能力也就隻有那麼大。

一瞬間,戚卿苒覺得自己很接近事情的真相了。

見到她不說話,璿璣皺眉道,

“不方便說?”

戚卿苒回過神來連忙看向了璿璣,

“啊?”

“哦,不是,隻是我在想你的問題,因為這個答案我也不知道。”

戚卿苒攤了攤手,一副自己也十分不解的樣子。

“或許,是老天憐惜我,所以讓我自己好了呢?”

“……”

這樣的鬼話,璿璣自然是不會信的,可是他卻又從白芷她們那裡知道這些日子,戚卿苒確實冇有服用過其他的藥物。

這也真的是奇了!

等到晚上燕北溟回來,璿璣便在門口攔住了他。

看到璿璣嚴肅的表情,燕北溟還以為戚卿苒的情況不容樂觀,他壓低聲音開口道,

“還能堅持多久?”

距離自己師父說的一年之期越來越近,他的心就越來越不安。

“若是不出什麼大的意外,不經曆什麼起起伏伏,她再活個十多年冇問題。”

璿璣麵無表情的說道。

“什麼?”

那一瞬,燕北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

他,是出現了幻聽?

璿璣冷著臉將今日的結果告訴了燕北溟。

“我問了,她確實冇有用過任何的藥物,可是她的身體莫名就好了許多。雖然比不上正常人,但是較之以前卻要好上許多。你不覺得這件事很古怪嗎?”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