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我知道了。”

燕北溟聽完冇有任何的表示,準備越過璿璣去看看戚卿苒,卻被璿璣攔住了。

“你確定聽懂我的意思了?”

這樣古怪的事情,他卻一點都不在意?

這一點都不像他所認識的燕北溟。

見璿璣攔著自己,燕北溟停下了腳步看著他,道,

“你到底想要說什麼?”

“你應該知道她的身上有很大的問題。這樣詭異的事情,你不準備查清楚?”

燕北溟聞言沉默了許久,纔開口說道,“隻要那個人是她,其他的不重要。”

璿璣無法想象自己會從燕北溟的口中聽到這樣的話。

“她有可能不是人……”

他壓低聲音說道。

雖然他和燕北溟一樣不相信這些,可是自從這個戚卿苒醒來之後,發生的事情太過的匪夷所思了。

先是死而複生,然後又是會了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上次掉進水裡也冇有被淹死,現在身體又在自動的修複。

除了不是人,他實在想不到其他的理由。

“你可想清楚了?她也許是什麼孤魂野鬼,也許是什麼妖魔鬼怪……”

他的話還冇有說完,就被燕北溟打斷了,“夠了。”

“這樣的話,我不想再聽到。”

燕北溟雖然往日的脾氣不好,但是用這樣的口氣同璿璣說話卻還是第一次。

他正色的看著璿璣道,“師兄,彆忘了,你也是她的師兄。”

聽到燕北溟的話,璿璣渾身一震,半響後才說道,

“罷了。既然你心裡都有數,我也難得多說了。”

他剛纔說這些的事情,燕北溟神色都冇有變一下,想來,他應該早就想過這些可能了。

可是,他卻還是這樣的堅持,自己還能說些什麼呢?

“多謝。”

燕北溟說完衝璿璣行了一個禮,然後快步的往戚卿苒的院子去了。

看著他急切的步伐,璿璣自嘲的笑了一下,

“看來,隻有我在意這些了。”

戚卿苒此時的心情很好,因為璿璣的話給了她希望。

她現在恨不得醫典再來那麼一下,讓她的身體變得更加的好一些。

可是,她努力了很多次,卻還是不知道怎麼調動自己身體裡的醫典。

難道是要儲存能量?

每一次要間隔許久?

那麼,自己還需要去找幽冥草來弄千金方嗎?

她正在思索著,房門卻被人猛地推開了。

看到站在門口的人,戚卿苒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

“王爺,我有一個好訊息要告訴你。”’

“師兄今日回來了,他說我身體好了不少。”

“嗯,我聽他說了。”

燕北溟低頭看著自己麵前的戚卿苒,她眼中的笑意不加掩飾。

看著這樣的她,燕北溟覺得她是怎麼好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她還是鮮活的站在自己的麵前。

至於她是妖是魔還是鬼他一點都不在意,他自己也不是什麼好人,又何必在乎那些?

戚卿苒不知道燕北溟腦子裡的念頭,但是卻覺得他的眼神熾熱的有些可怕卻又讓她著迷。

她彷彿受了蠱惑一般,墊起了腳尖,低低的喚了一聲,“王爺……”

然後輕輕的印上了他的唇。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