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等戚卿苒開口,燕北溟已經主動交代了自己剛纔的去向。

他的鼻尖抵著戚卿苒的鼻尖,他的呼吸越發的急促了一些。

“我剛纔問過璿璣了,他說輕些是可以的……”

“……”

戚卿苒的一張臉漲的通紅,她又羞又氣,即便作為一個現代人,她都覺得太過的不好意思了一些。

燕北溟竟然拿這種事情去問璿璣。

她都能想象璿璣私底下那鄙夷的樣子。

“為什要去問他?我不就是大夫嗎?”

戚卿苒氣惱的一下將燕北溟推開了。

“王爺,我覺得我們還是緩一緩好些,畢竟我的身體才康複了一些……”

她一本正經的說著鬼話,就是不想讓燕北溟得逞。

誰讓他惹她生氣了?

可是,她卻低估了燕北溟想要吃肉的決心了。

他雖然外表看起來清冷,但是他的骨子裡卻是一個無法無天的人,能為了她忍了這麼久已經是十分的不易了。

今天,好不容易可以解禁了,他怎麼可能還會放過到手的獵物?

於是,戚卿苒一本正經的話逐漸的消失在了燕北溟的唇間。

開始的時候,她還記得反抗,可是後來她卻完全冇有了意識。

在浮浮沉沉之間,她隻有也一個念頭,那就是,燕北溟的吻技好像越來越好了,果然是孺子可教也。

戚卿苒覺得自己越來越迷糊了,她的身體變得彷彿都不像是自己的了。

這種感覺十分的熟悉。

之前和燕北溟一起的時候,也有過幾次情動的感覺,那時候她也是如同這樣,整個人都暈暈乎乎的。

可是,她的內心深處還是知道今天晚上可能會有一些不一樣的。

因為,她的王爺並不是不行。

果然,她清楚的感覺到了燕北溟的變化。

她有些開始擔心起來,這具身體太過的羸弱了,而燕北溟似乎又超出尋常的強大。

唔,她記得以前學醫的時候有上過這堂課的,正常男人的尺寸是……

就在她剛這麼想著的時候,突然感到了一股撕裂的疼痛,她頓時清醒了,痛苦的叫出了聲。

“好痛……”

她拚命的推拒著燕北溟。

燕北溟此時的情況也不好過,大冷的天,他滿身的汗水。

看到戚卿苒那痛苦的表情,他趕緊退了出來。

難道是弄錯了?

他不敢確定。

這種事情對於他而言也是第一次,他不知道自己是否是弄錯了,加上戚卿苒那痛苦的模樣,所以他不敢繼續了。

過了好久,戚卿苒才緩了過來,剛纔她感覺自己都要岔氣了。

“好些了?”

燕北溟有些擔憂的看著戚卿苒,腦子裡還在惦念著,應該是他弄錯了吧?

雖然冇有吃過豬肉,但是也看過豬跑的,天一樓下麵有不少的花樓,可是他看那些女人的表情都是很享受的啊,為何戚卿苒如此的難受?

戚卿苒不知道燕北溟心中所想,隻是想到剛纔的痛楚,心有餘悸的看著他說道,

“王爺,要不,還是算了吧。”

太痛了。

她雖然都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可是她還是高估了自己,低估了燕北溟。

這具身體怕是還要調養許久才能承受住他。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