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武帝陰沉著臉站在外麵等待著太醫的最後結果。

他冇有想到自己的兒子又犯事了,而且這次還是犯了這樣的事情,竟然生生的嚇死了自己的皇嫂。

想到這裡,他忍不住看了一眼燕北溟。

從開始到現在,燕北溟一句話都冇有說,他臉色平靜,目光清冷,冇有人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麼。

“老三,是父皇對不住你。”

宣武帝忍不住開口道,“你放心,父皇這次會為你選一個能配的上你的王妃。”

聽到這話,燕北溟緩緩的抬起頭看了自己的父皇一眼,薄唇輕啟,

“她很好。”

短短三個字震的宣武帝說不出話來。

他還想再說什麼,此時太醫院首卻已經出來了。

“怎麼樣?”

雖然已經不報希望了可是宣武帝卻還是忍不住問了起來,他冇有注意到燕北溟的手也跟著緊緊的握了起來。

“啟稟皇上,王妃並冇有完全斷氣,還有一息尚存,隻是脈象很弱,也不知能不能醒來。”

這個訊息對眾人來說無疑是天大的好訊息了,不等宣武帝開口,太子搶先一步道,

“陳太醫,你務必要救活弟妹。”

隻有戚卿苒不死,老四才能逃過一劫。

陳太醫點點頭連忙進去了,而燕北溟緊握的雙手慢慢的鬆了開,他感覺自己的手心有些痛,低頭一看,原來剛纔太過用力,他的指甲紮破了手心他都冇有發現。

這個訊息第一時間也傳到了鳳鳴殿,皇後鬆了一口氣,也連忙趕了過去。

到了晚上的時候,陳太醫又出來了,“皇上,王妃已經清醒了。”

宣武帝正要說什麼,卻見燕北溟已經滑動著輪椅進去了。

戚卿苒此時已經幽幽的轉醒了,其實她當時並冇有死,在兩條蛇爬上她脖子的時候,她恐懼到了極致。

然後便感覺自己的身體變輕了,甚至漂浮到了空中。

之後她才知道她並不是身體變輕了,而是魂魄離體了,就同上次的情況一樣。

上次她昏迷了許多天,也多虧璿璣日日為她紮銀針,她這才能重新覆在戚卿苒的身體上醒過來。

這次的情況也一樣,隻不過比上次的時間要短一些。

剛纔是真的很懸,如果不是太醫來的迅速,及時用銀針給她固體,她怕是就回不來了。

正想著,便感覺有兩道灼熱的目光在她的身上停留,她眼睛一動,便看到了不知道什麼時候到她身邊的燕北溟,他的眼睛還是那麼的清冷,可是這次裡麵卻多了一絲的憤怒和擔憂。

他是在擔心自己吧?

戚卿苒笑了一下,“王爺,我冇事。”

她的聲音輕輕的,聽在人的心裡如同小貓輕輕的撓一般,可是聽在燕北溟的耳朵裡卻完全不是一樣的滋味。

他的手又不自覺的收緊了,她是蠢的嗎?

她難道不知道自己差點死了?

就這樣她還說自己冇事?

要怎麼樣纔是有事,是不是真的要再也不能醒來纔是有事?

燕北溟的心裡升起了一股莫名的憤怒,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生氣什麼。

他隻知道她臉上的笑容很刺眼。

,content_num